悲劇的誕生

如果要舉出一本書完整呈現尼采的哲學思維,這本書只能是《悲劇的誕生》。
  • 館長推薦
分享:

商品訊息

  • 定價:350
  • 特價:79277
  • 紅利可抵: 8
  • 到店取貨:
    宅配:
  • 配送地區: 全球、 香港OK、 台澎金馬
  • 付款方式: ATM、 信用卡、 LINE Pay、 街口帳戶支付、 貨到付款、 PayPal、 FamiPort、 取貨付款
  • 商品暫時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19世紀末最偉大的哲學家
衝擊歐洲社會各界,顛覆西方哲學思想

 

如果要舉出一本書完整呈現尼采的哲學思維,這本書只能是《悲劇的誕生》。

 

在尼采之前,啟蒙運動的思想家均以人與自然、感情與理性的和諧來說明希臘藝術繁榮的原因。

 

而尼采一反傳統,認為希臘藝術的繁榮其實是源於太陽神與阿波羅酒神戴歐尼修斯兩種內心的衝突並相生相長而來的。由此切入探討希臘戲劇與音樂的起源、本質和功能乃至人生的意義,尼采反覆運用高超的辯證手法,打破以自蘇格拉底一脈承襲下來的科學樂觀主義的僵死的思維模式,重新闡釋古希臘的民族特性,回歸藝術與生命最純粹的本質。

 

《悲劇的誕生》完整呈現出年少時期的尼采的哲學思維。作為西方現代哲學的先驅,尼采給世人留下孤傲、瘋狂的印象,其實那是他熱愛生命的態度,以及對音樂、藝術、哲學的執著與激情,至今仍深刻影響著二十世紀後的藝術家、美學家、哲學家甚至是心理學家。

 

請聽,尼采怎麼說!

作者

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1844-1900)

 

19世紀末德國哲學家、古典語言學家、詩人、歷史上少有的重量級哲學家、西方傳統基督宗教思想的顛覆者。以其敏銳獨特的思維,提出「上帝已死」、「超人哲學」、「權力意志」等大膽的創見抨擊歐洲思想,深深影響以海德格為首的二十世紀哲學家的思想,不僅震撼當代,至今日仍具有極大影響力。

 

尼采生於普魯士王國的薩克森,就學期間深受華格納與叔本華的影響。24歲那年以古典哲學教授的職銜,任教於巴塞爾大學,並於1872年發表處女作《悲劇的誕生》。1879年由於健康問題從巴塞爾大學退休辭退教職,開始長達十年的飄泊人生,期間仍筆耕不輟。1889年飽受精神疾病折磨的他終至崩潰,並於隔年病逝,享年56歲。

 

重要著作有:《偶像的黃昏》、《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善惡之彼岸》、《反基督》、《希臘悲劇時代的哲學》、《論道德的譜系》、《不合時宜的思考》、《權力意志》等。

目錄

◎自序:一種自我批坪的嘗試
◎前言:致理查.華格納

 

◎正文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序/導讀

自序
一個自我批評的嘗試

 

無論這本可疑的書是以什麼作為基礎,它必然包含一個非常重要、極富吸引力,而且還是一個十分個人化的問題,那就是關於這本書的寫作年代的證據――即便是在1870-1871年普法戰爭期間那個動盪不安的階段――但它還是成書了。當韋爾特會戰(Wörth,德國西南小城,1870年法國軍隊與普魯士軍隊在此會戰,結果法國戰敗)的炮聲響徹歐洲時,我在阿爾卑斯山的一隅寫下了這本書的關鍵思想――也就是這本奇特而艱深的書的核心。
 

基本上這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理查・華格納──那時沒有人對華格納的希臘化和南方化特別注意。這篇遲來的序言(或者說是後記)就是為這本書而寫的。
 

幾個星期之後,我在梅斯城(Metz,法國東北部城市),心中總擺脫不了對所謂的希臘人和希臘藝術的質疑,直到在那最緊張的最後一個月裡,當人們正在凡爾賽宮進行和談時,我也跟自己達成了和解,慢慢地從一種由戰場上帶回來的心理疾病中恢復,終於把《悲劇從音樂中的誕生》一書定稿了(這是本書的原始書名)。但悲劇真的是誕生自音樂嗎?還是音樂即悲劇?是希臘人與悲劇音樂?還是探討希臘人與悲觀藝術之間的問題?迄今為止人類最完美、最美好、最令人羡慕、最具生命魅力的這些希臘人,恰恰是他們必需要有悲劇嗎?更有甚者,悲劇必需是藝術嗎?希臘藝術,究竟何為?……
 

因為這樣的揣測,於是我們把生命價值的大問號打在哪裡了。難道悲觀主義必然是沒落、沉淪、失敗的標記?是疲憊和虛弱的本能的標記嗎?就如同在印度人那裡,按照種種跡象來看,也如同在我們這裡,在「現代」人和歐洲人這裡一樣?
 

究竟有沒有一種強者的悲觀主義?是一種基於愜意舒適、基於充盈的健康、基於因其富足而產生的對於艱難、恐怖、兇惡、疑難的智性上的偏愛嗎?或許是一種因過度富足而引發的痛苦?一種極犀利的目光的試探性的勇氣,它渴求可怕之物有如渴求敵人,渴求那種相稱的敵人,以便能夠以此來考驗自己的力量?它要以此來瞭解什麼是「恐懼」嗎?那麼,恰恰是在最美好、最強大、最勇敢時代的希臘人那裡,悲劇神話意味著什麼?
 

此外,戴歐尼修斯(Dionysus,酒神)的偉大現象意味著什麼?從中誕生的悲劇又意味著什麼?還有,導致悲劇死亡的是道德的蘇格拉底主義、辯證法、理論家的自滿和快樂嗎?──怎麼?難道不就是這種蘇格拉底主義,成了衰退、疲憊、疾病和錯亂地消解的本能標誌嗎?
 

其次,後期希臘那種「希臘式的明亮」只不過是一種迴光返照嗎?反對悲觀主義的伊比鳩魯(Epicurus)意志,只不過是一種苦難者的謹慎嗎?
 

而我們的科學本身──是的,被視為生命之徵兆的全部科學,究竟又意味著什麼呢?一切科學為何?更糟糕的是,所有的科學究竟從何而來?或許科學性只不過是一種對於悲觀主義的恐懼和逃避?一種敏銳的對真理的正當防衛?用道德的說法,是某種怯懦和虛偽的東西?而用非道德的說法則是一種狡詐?啊,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啊,莫非這就是你的奧秘?啊,神秘的諷刺家啊,莫非這就是你的反諷?

 

************

 

當時我著手的是某種可怕而危險的東西,是一個帶著犄角的難題(當然未必那就是一頭公牛),但無論如何都是一道全新的難題。今天我會說,它就是科學問題本身──科學第一次被理解成有問題、可質疑的課題。可是,這本當年釋放了我年輕的勇氣和疑惑的書──從一項如此違逆青春的使命當中誕生,必定會是一本多麼不可能的書啊!
 

它是根據純粹超前、極不成熟的自我體驗而建構起來的,這些自身的體驗全都艱難地碰觸到了可傳達性的門檻,被置於藝術的基礎上──因為科學問題是不可能在科學基礎上被認識的──也許是一本為兼具分析與反省能力的藝術家而寫的書(即便是一個例外的藝術家種類,人們也必須尋找、但甚至於不願尋找的一個藝術家種類……),充滿心理學的創新和藝術家的秘密,背景裡有一種藝術家的形而上學,是一部充滿青春勇氣和青春憂傷的青春作品,即便在表面上看起來可能屈服於某種權威和個人敬仰,但仍然是獨立的、倔強的、自主的。
 

簡而言之,這是一部處女作(哪怕是取這個詞的所有貶義),儘管它的問題是老舊的,儘管它沾染了青年人的全部毛病──過於冗長、帶有狂飆冒進的色彩。
 

另一方面,從它所取得的成果來看(特別是在偉大藝術家理查・華格納那裡──這本書本來就是獻給他的,好比一場與他的對話),它是一本已經得到證明的書,我指的是,它是一本至少使「當代最優秀的人物」滿意的書。有鑑於此,它本來是該得到某種顧惜和默許的;儘管如此,我仍不願完全隱瞞,現在它讓我覺得心中多麼不快,十六年後的今天,它是多麼陌生地擺在我的面前──現在我有了一雙益發老練、挑剔百倍,但絕對沒有變得更冷酷的眼睛,對於這本大膽之書首次敢於接近的那個使命本身,這雙眼睛也還沒有變得更加陌生,這個使命就是:

 

用藝術家的透鏡去觀看科學,而用生命的透鏡去觀看藝術……。

 

************

 

再說一遍,就今天的我而言,這是一本不可能的書──我的意思是說,它寫得並不好,笨拙、難堪、比喻過度而且形象混亂、感情衝動、有時甜膩得像女人氣、頻率不均勻、毫無清晰的邏輯性、過於自信因而疏於證明、甚至懷疑證明的適當性。
 

作為一本寫給知情人的書,作為給那些受過音樂洗禮、自始就根據共同而稀罕的藝術經驗而聯繫在一起的人們演奏的「音樂」;作為那些在藝術(artibus)上血緣相近者的識別標誌,這是一本高傲且狂熱的書,從一開始就更多地拒絕「有教養者」的俗眾(profanum vulgus),更甚於拒絕「一般平民大眾」,但正如它的效果已經被證明並且還將被證明的那樣,它也必定十分善於尋找自己的狂熱同盟,把他們引誘到新的隱秘小徑和舞台上來。
 

無論如何,在此說話的──人們帶著好奇,同樣也帶著反感承認了這一點──乃是一種全新的聲音,是一位依然「未知的神」的信徒,他暫時躲藏在學者的帽簷下,躲藏在德國人的嚴酷和辯證的厭倦乏味之中,甚至於躲藏在華格納信徒糟糕的舉止態度當中;這裡有一種具有陌生而依然無名的需要的精神,一種充滿著那些更像加了一個問號那樣被冠以戴歐尼修斯之名的問題、經驗、隱秘之物的記憶。在這裡說話的──人們狐疑地如是對自己說──乃是一個神秘的、近乎女祭司般狂亂的心靈,它勞累而任性,幾乎不能決定它是要傳達自己還是要隱瞞自己,彷彿是用他人的口舌結結巴巴地說話。
 

它本當用歌唱來表示這「全新的心靈」,而不是用說的!多麼遺憾啊,我不敢作為詩人說出當時必須說的話,也許我本來是做得到的!或者至少是作為語言學家來詮釋,但即便在今天,對於語言學家來說,這個領域裡幾乎一切都有待發現和發掘!尤其是下面這個難題:這裡有一個難題這個實情──還有,只要我們還沒有獲得「什麼是戴歐尼修斯的?」這個問題的答案,希臘人就一如既往地是完全未知和無法設想的……。

 

************

 

是啊,什麼是戴歐尼修斯的呢?本書對此作了解答,其中講話的是一位「有識之士」,他是自己上帝的知情者和信徒。也許現在談論希臘悲劇的起源這樣一個艱難的心理學問題,我會更加謹慎一些,更加斟字酌句。另一個基本問題則是希臘人與痛苦之間的關係,希臘人的敏感程度──這種關係是一成不變的呢?還是發生了轉變?──也因為這個問題,希臘人對美的渴求變得越來越強烈,對節慶、快樂、新的崇拜的渴求,真的是起因於缺失、困乏、傷感和痛苦嗎?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就時間而言,更早顯露出來的渴求又是從何而來,那種對醜的渴求,像更古老的海勒人(Hellene,古希臘人的自稱)那種追求悲觀主義、追求悲劇神話、追求在此基礎上一切恐怖、邪惡、神秘、毀滅性和災難性的美好而嚴肅的意志。
 

悲劇從何而來呢?莫非來自快樂、來自力量、來自充盈的健康、來自過多的富足嗎?然而若從生理上來探詢,那種誕生悲劇藝術和喜劇藝術的癲狂,戴歐尼修斯的癲狂,究竟有何意義?莫非癲狂未必是蛻變、衰敗、遲暮文化的徵兆?難道有一種健康的神經病?少年時期和青春期的神經病?薩蒂爾(Satyr,希臘神話中耽溺於淫欲的森林之神,有尾巴和羊腳)身上神與羊的綜合體暗示著什麼呢?希臘人出於何種自身體驗、根據何種衝動,才會把戴歐尼修斯式的狂熱者和原始人設想為薩蒂爾?
 

此外,就悲劇歌隊的起源而言,在希臘人的身體蓬勃盛開、希臘人的心靈活力迸發的那幾

試閱

前言:致理查・華格納

由於審美大眾的特殊性格,我在這本著作中傳達的思想可能會引發種種的疑慮、騷動和誤解。為了遠離所有這些東西,也為了讓自己能以同樣平靜歡快的心情來寫這本著作的引言(這本著作裡的每一頁都帶有這種歡快之情的標誌)。我最尊敬的朋友,我想像著您收到這本著作的那一瞬間,也許是在一個冬日的傍晚,您從雪地中漫步回來,打量著扉頁上的普羅米修斯,念著我的名字,立刻就堅信:不論這本著作想要表達什麼,這位作者一定是有嚴肅而緊迫的東西想要說;同樣地您也相信,以他所設想的一切,他與您的交談就如同當面傾訴.他只能把與這種當面傾訴相應的東西記錄下來。

您會憶及,正是在您撰寫紀念貝多芬的精彩文章的時候(華格納曾於1870年撰寫了一篇討論貝多芬的文章),也是在戰爭剛爆發的恐怖肅穆氛圍中,我正專注於眼前這本著作。倘若有人從這樣的沉思中,抽出一種愛國主義的激動與審美上的縱情享樂、嚴肅的戰爭與快樂的遊戲之間的對立,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

相反地,只要認真讀這本著作,他們就會驚訝地看到,我們要探討的是非常嚴肅的國家問題,將這個問題安置於德國的希望中心,視其為中流砥柱和轉捩點。也許對於某些人而言,如此嚴肅地看待一個美學問題,成何體統!(如果他們只會認為,藝術無非是一種搞笑、無關緊要的東西,一顆對於人生而言可有可無的小鈴鐺)對於這些「嚴肅認真」的人們,我要說:我堅信藝術才是生命的最高使命,才是真正的形而上學。而這恰好也是這條道路上祟高的先驅──華格納的思想。
我在此將這本著作 獻給他。

1871年歲末於巴塞爾
弗里德里希・尼采

詳細資料

詳細資料

    • 編/譯者
    • 安婕工作室
    • 語言
    • 中文繁體
    • 規格
    • 平裝
    • ISBN
    • 9789869354844
    • 分級
    • 普通級
    • 開數
    • 25開15*21cm
    • 頁數
    • 224
    • 出版地
    • 台灣
    • 適讀年齡
    • 全齡適讀

訂購須知

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隨時掌握出貨動態:

Google play
App Store

    商品運送說明:

  • 本公司所提供的產品配送區域範圍目前僅限台灣本島。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
  • 商品將由廠商透過貨運或是郵局寄送。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無法送達,經電話或 E-mail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 當廠商出貨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出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即可收到出貨通知。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如果是大型商品(如:傢俱、床墊、家電、運動器材等)及需安裝商品,請依商品頁面說明為主。訂單完成收款確認後,出貨廠商將會和您聯繫確認相關配送等細節。
  • 偏遠地區、樓層費及其它加價費用,皆由廠商於約定配送時一併告知,廠商將保留出貨與否的權利。

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商品暫時無法購買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