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字:

BN說明

根著我城: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

  • 館長推薦
? 快來將您對閱讀的熱情和對書籍的想法分享給所有讀友,每完成一篇讀者書評並審核通過者,即可獲得讀者書評點數,點數還可換電子禮券唷!
分享:

商品訊息

  • 追蹤分類 ? 追蹤分類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分類新品通知。
  • 作者: 陳智德 追蹤作者 ? 追蹤作者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作者新書通知。
  • 出版社: 聯經 追蹤出版社 ? 追蹤出版社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出版社新書通知。
  • 出版日:2019/6/28
  • ISBN:9789570852813
  • 適讀年齡:
  • 定價: 620
  • 特價: 79 490
  • 紅利可抵: 15 ? 除單一商品售價低於50元或特價折扣低於3折(含)以下者,其餘商品均可使用紅利點數。
  • 到店取貨: ? 『金石堂』門市取貨免運費。
    『全家、OK、萊爾富、掌櫃』滿350元,免運費;350元以下,運費20元。
    宅配: ? 滿1,000元,免運費
    490元-999元,運費50元
    490元以下,運費65元
  • 配送地區: 全球、 香港OK、 台澎金馬
  • 付款方式: ATM、 信用卡、 LINE Pay、 街口帳戶支付、 貨到付款、 PayPal、 FamiPort、 取貨付款
  • 預計 2019/11/23 出貨 參考庫存量:1 查詢門市庫存 ? 若您欲在金石堂門市購買商品,請選擇欲查看庫存之門市。網頁之「庫存狀態」僅供參考,實際貨況以門市為準。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了解香港文學,必須從這本開始!


香港文學的發展不是建立在對於「非本土」的否定之上,也不是簡單地由無到有的過程,實際上存在更多的矛盾、游離。本土與非本土共同構成香港文學本土意識的複雜性,結合流動與根著的辯證,作為本書《根著我城: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回顧、論述戰後至2000年代香港文學的核心。

陳智德的《根著我城》以文學史架構為綱的系統論述,主要論及的作家包括望雲(張吻冰)、趙滋蕃、張一帆、阮朗、曹聚仁、徐訏、力匡、舒巷城、楊際光、馬朗、蔡炎培、劉以鬯、西西、梁秉鈞(也斯)、鄧阿藍、洛楓、董啟章、潘國靈、謝曉虹;也旁及符公望、黃雨、沙鷗、葉靈鳳、陳君葆、何達、唐君毅、林以亮、夏侯無忌(齊桓)、司馬長風、吳煦斌、松木(蔡振興)、戴天、馬覺、崑南、盧因、陳冠中、葉輝、游靜、馬國明、李碧華、辛其氏、郭麗容、鍾玲玲等。

書中論及的作品始自戰後初期黃雨、符公望的左翼詩歌、1950年代趙滋蕃、阮朗、徐訏等人的小說,下迄2007年董啟章《時間繁史‧啞瓷之光》和陳冠中《事後:本土文化誌》等;亦從報刊研究角度分析《華僑日報‧學生週刊》、《七○年代雙週刊》、《越界》、《香港文學(雙月刊)》、《今天‧香港文化專輯》等刊物的時代意義和文學史位置,探討議題含括左翼詩歌、反共小說、寫實主義文學、現代主義文學以及有關方言詩歌、自我改造、新民主主義文藝等概念,是陳智德無間斷地從事香港文學研究二十年成果的階段性總匯。

陳智德在《根著我城》一書討論香港文學的不同之處是本土意識的不同面向。1930年代至2000年代多種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作品,香港文學的本土意識,在不同年代具有不同的方向,而本土意識並不等於對地方人事的肯定,也可以包括對地方的否定和批評。因應近現代中國歷史發展的特殊狀況,認識香港文學以至台灣文學的個別性發展,才能認識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全局,因此本土並不狹窄,反而是通往普遍之途,正如抗戰時期的民族形式論爭所提出,地方認同並不與民族認同相矛盾。

作者

陳智德

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業,香港嶺南大學哲學碩士及哲學博士,曾任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古文獻資料庫研究計劃」助理編輯、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系統「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網站計劃」副研究員等職,現任香港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副教授。研究領域包括香港文學、中國新詩、中國現代文學,亦從事文學創作,2012年獲選為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之香港作家,2009年起參與陳國球教授主持之「香港文學大系編纂計劃」,擔任副總主編,2015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藝術家獎(藝術評論)」。著作有《板蕩時代的抒情:抗戰時期的香港與文學》、《地文誌:追憶香港地方與文學》、《這時代的文學》、《愔齋讀書錄》、《抗世詩話》、《解體我城:香港文學1950-2005》,另編有《香港文學大系1950-1969‧新詩卷》、《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文學史料卷》、《香港文學大系1950-1969‧新詩卷一》、《香港當代作家作品選集‧葉靈鳳卷》、《三四○年代香港新詩論集》等。
 

目錄

推薦序一 廢興成毀,相尋於無窮/陳國球──序陳智德《根著我城: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
推薦序二 香港韶光,尋找一部準文學史的純境/黃念欣
 
自序
 
導論一:本土及其背面
一、歷史淵源的對應
二、本土形式的催生
三、對「失去的國土」的認同
四、否定的否定
五、從本土到他鄉
六、「具香港特色」的本土性
 
導論二:流動與根著
一、流動:流徙離散與承續轉化
二、根著:失根與「靈根自植」
三、流動中的「根著」
四、「根著」的無力、「流動」的可能
五、根與路徑
 
第一部 一九四、五○年代之交的文化轉折
第一章 左翼的任務和鬥爭──戰後香港左翼詩歌
引言
一、戰後新形勢
二、左翼詩歌的任務
三、「自我改造」與戰後香港方言詩歌
四、左翼詩歌中的香港
結語:左翼的時代
 
第二章 一段被遺忘的文藝青年「自我改造」史
引言
一、《華僑日報‧學生週刊》的編者和內容
二、左翼共名的承接
三、從自我改造到革命實踐
結語:文藝青年的「工具化」
 
第三章 新民主主義文藝與戰後香港的文化轉折──從小說《人海淚痕》到電影《危樓春曉》
一、《人海淚痕》、《危樓春曉》與「新民主主義思想啟蒙運動」
二、《人海淚痕》的地方色彩與社會批評
三、《人海淚痕》與《危樓春曉》的知識份子形象
四、新民主主義文藝與文化轉折
 
第四章 遺民空間與文化轉折──趙滋蕃《半下流社會》、張一帆《春到調景嶺》與阮朗《某公館散記》、曹聚仁《酒店》
引言
一、《半下流社會》的歷史意識與「半」的定位
二、《春到調景嶺》:烏托邦的追尋與失落
三、「反反共小說」《某公館散記》
四、《酒店》的烏托邦想像
結語:另一種文化轉折
 
第二部 一九五、六○年代:懷鄉、離散與新語言
第五章 失落的鳥語──徐訏來港初期小說
引言
一、從上海到香港的轉折
二、開筆於上海而在香港完成的《爐火》
三、雙重失落:《鳥語》和《癡心井》
四、拒絕香港化:《過客》
結語
 
第六章 懷鄉與否定的依歸──徐訏和力匡
一、既線性又循環的時間觀
二、被否定的「現在」和「此地」
三、「再異質化」的空間和「不在場」的現在
結語
 
第七章 「巷」與「城」的糾葛──論舒巷城及有關「香港的鄉土作家」之議
引言
一、有關「香港的鄉土作家」之議
二、本土自身的遮蔽:〈鯉魚門的霧〉與《霧香港》
三、「城」對「巷」的扭曲:《都市詩鈔》
四、《太陽下山了》的香港處境
 
第八章 純境的追求──論楊際光
引言
一、精神藏匿的「純境」
二、「純境」的潛背景:〈長夢〉、〈橫巷〉
三、「純境」的內省:〈無思夜〉、〈水邊〉
結語:「純境」的超越意義
 
第九章 超越放逐──論馬朗
一、馬朗與《文藝新潮》
二、重疊的視角:〈北角之夜〉
三、靜止和斷裂:〈霧港〉
 
第十章 語言的再造──論蔡炎培
引言
一、蔡炎培、徐速與「密碼詩」論戰
二、〈焦點問題〉的言說方式
結語
 
第十一章 冷戰局勢下的臺、港現代詩──商禽、洛夫、瘂弦、白萩與戴天、馬覺、崑南、蔡炎培
引言
一、「禁錮」和「孤絕」
二、抗衡的聲音
三、語言的創建
結語:語言的更生
 
第三部 一九七○至二○○○年代(之一)──「我城」的呈現與解體
第十二章 「錯體」的本土思考──劉以鬯《過去的日子》、《對倒》與《島與半島》
引言
一、南來者的「二次斷裂」:《過去的日子》
二、南來者的本土省思:《對倒》
三、矛盾年代的記錄:《島與半島》
四:結語:關於本土的「對倒式」重新思考
 
第十三章 本土的自創與解體──從《我城》到《白髮阿娥及其他》
引言
一、認清了「無」之後,重新建立的「有」
二、「有」又還原作「無」
結語:從《我城》到〈解體〉
 
第十四章 另一種「翻譯」與「寫實」──《剪紙》、《重慶森林》與《烈火青春》
引言
一、《重慶森林》與《剪紙》的音樂
二、《剪紙》、粵劇與「重像」
三、《重慶森林》、《烈火青春》與《剪紙》的政治隱喻
結語:「寫實」與「再現」香港
 
第十五章 揭示幻象的本土詩學──論梁秉鈞的「香港系列」詩作
引言
一、《中國學生周報》「香港文學問題討論」專題
二、壓抑與尋求:〈北角汽車渡海碼頭〉、〈五月廿八日在柴灣墳場〉
三、揭示幻象的〈影城〉
結語:不易消化的聲音
 
第十六章 虛實的超越──再論阿藍
引言
一、有關「寫實」的思考
二、寫實的自省:〈兩眼老花──收看青馬大橋煙花匯演〉、〈舊型公屋〉
三、逾越二元對立:〈社工家訪〉
四、〈來到你的靈前〉的文化願景
 
第十七章 文學、政治與藝術倫理──論《時間繁史‧啞瓷之光》
引言
一、藝術倫理的省思
二、介入的無力
三、藝術倫理實踐
 
第四部 一九七○至二○○○年代(之二):解殖與回歸
第十八章 覺醒的肇端──《七○年代雙週刊》初探
一、「民間載體」與《七○年代雙週刊》
二、刊史、人員及內容
三、《七○年代雙週刊》、學運與「獨立媒體」
四、《七○年代雙週刊》的時政與文藝
五、政治綱領與意識的覺醒
結語
 
第十九章 解殖之路──後過渡期的民間載體與香港文化
一、《星期日雜誌》和《博益月刊》的停刊
二、香港文化的「民間載體」

序/導讀

推薦序一

廢興成毀,相尋於無窮

序陳智德《根著我城: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陳國球(香港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講座教授、中國文學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及前任人文學院院長)


大概是一九六三年,中學時代的也斯,在北角街頭閒逛,於舊書攤的書堆之間,發現了一疊《文藝新潮》。他發現,原來香港也有馬朗、葉維廉、崑南這樣的詩人,寫過這樣的詩;他驚訝,之前香港有這麼高水準的文藝雜誌,他一直沒看過這份五○年代出版的文學刊物。香港不斷熱鬧地向前發展,另一方面卻好像失憶地忘卻了在這城市住過的人做過的事。十多年過去,一九七七年,也斯重遊北角,好像兜了一個圈,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但又已經不是原來的地方了。他一遍又一遍在它的路上閒蕩,有種種不同的感想。「今天晚上,會不會有另一個中學生,又再走過北大菜館附近的報攤?他會不會在一份舊刊物裡,看到一個叫做馬朗的名字?」

也斯見證了香港的「遺忘」。他對「遺忘」的驚覺,記載在陳智德《根著我城: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第二十四章〈香港文學的遺忘史〉。陳智德以這香港文學的宿命作全書終卷。這一章的主要論述圍繞兩宗相關聯的事件:馬朗的「失蹤與復出」、梁秉鈞的「發現馬朗」。智德為我們細細說明:「遺忘」雖然是香港文學最平常不過的經驗,然而當「遺忘」進入主體的意識之中,當主體直面「遺忘」,就有「反遺忘」的衝動;這又成為書寫香港文學史的動力。智德推斷,透過直面「遺忘」,可以達致「反遺忘」。智德此書,就是「反遺忘」的行動。

智德為我們細訴香港戰後左翼思潮在國族政治影響下如何運轉浮沉;遺民南下帶來文化想像與感舊懷鄉情緒的流播與薰染;青年文人以詩語言再現殖民統治與商業文化壓制下的苦悶與掙扎;東西冷戰局面中的香港與台灣現代詩的表現等等。他重新檢視各種期刊如《七○年代雙週刊》、《星期日雜誌》、《博益月刊》、《詩雙月刊》、《越界》、《香港文學》、《今天》等,以至劉以鬯、西西、也斯、鄧阿藍、董啟章、洛楓、潘國靈、謝曉虹等作家的書寫,以印證他自身親歷的經驗世界中,所謂「國籍」、「城籍」,所謂「去殖」、「回歸」,種種虛幻與荒唐,卻同時是逼臨的實況。

智德為我們復刻香港文學的過去,其深意更寄寓在全書終卷的兩章:〈香港文學的懷舊史〉與〈香港文學的遺忘史〉。「懷舊」與「遺忘」,如同本書不斷出現的「本土」與「外來」、「流動」與「根著」、「斷裂」與「延續」……,都是智德辯證式思維的表現。這些正反力量之間,不必是簡單的對立,而往往是互相作用,相剋也相生。正如馬朗的失蹤,既是文學史的一次「斷裂」,也帶來也斯以個人文學生命追尋的一種「延續」。這「延續」又緣起於少年也斯對香港文學之「遺忘」的驚訝。他對未來更多「遺忘」的戒懼與憂慮,又見於他在北角街頭的懸想;他想,會不會有另一個中學生,再次發現馬朗─香港文學原來有這樣精采的作家與作品!

也斯的懸想沒有落空。果真有一位後來以筆名陳滅寫詩的中學生,在街頭舊書攤遇上了如也斯一樣的驚訝。今天他為香港寫下《根著我城》。

推薦序二

香港韶光,尋找一部準文學史的純境

黃念欣(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副教授)


《根著我城:戰後至2000年代的香港文學》與陳智德教授的許多學術著作一樣,都有一個單說一次肯定聽不清楚的書名─跟著我城?而「根著」又是什麼?─就如《愔齋書話》或《板蕩時代的抒情》,這些書名中稍稍冷僻的用字或典故,構成閱讀陳智德學術文論的一個開端︰在既有的「我城」、「書話」和「抒情」框架以外,尋找一個相對陌生的「純境」─至於純境又是什麼,你得看看寫楊際光的那一章︰「詩中的純境不是一個美境,而是一種理解事物的態度。」

我們憑什麼感官感應香港

香港也以同樣的燈光感應我們

我們無法感應的也許說不出的多─〈香港韶光〉陳滅

一個詩人會不會是一個最合適的文學史作者?既以陳滅寫詩又對香港文學史資料瞭如指掌的陳智德常常為我們帶來如此盼望。陳滅詩中銳利的批判質感,也許正是支撐起未來一部香港文學史最需要的靈魂。《根著我城》不是一部文學史,作者已在自序指出,並謂撰寫文學史當有另一種史料的處理方法。然而書中的歷時編排、時代脈絡、資料臚列以至個人文學閱讀的觀照,在在顯示此書「準文學史」的風貌。

何不索性把此書看成是一部獨立的「文學史式評論」或主題編排得當的論文集,而要看成是一部彷彿「未完成」的「準文學史」呢?多年來我們對一部香港文學史呼喚太久,所欠的其實更是一種理解的態度,兩篇導論所言的〈本土及其背面〉與〈流動與根著〉終於提出一家之言。書中以豐富的文學資料,說明本土不是與生俱來又寸步不讓的一個實體,而是有著正與反、流動與路徑的迂迴生成,因此亦不能太潔癖地繞過長久以來中國大陸這一個「背面」。

其次,《地文誌︰追憶香港地方與文學》裏成功地出入於個人回憶與集體記憶的經驗,在本書中進一步化成「根著」所需的一種互相依存與參照關係。如同上文所引〈香港韶光〉的詩句︰「我們憑什麼感官感應香港/ 香港也以同樣的燈光感應我們」,我們感官所讀所想,也是整個城市以至整個文學環境的一部份。《根著我城》綴滿了香港文學韶光裏的顆粒與碎片,如詩中另一段︰

情感如落花思念數不清的墮樓人

日暮,它把晚霞的責任留給家家戶戶

以亮燈代表一點僅餘的抵抗

讓資料說話的陳智德,透過無數作家、作品、雜誌、電影、文本解讀與歷史的轉折,寄托情感於如落花的湮沒者,把點亮夜空的責任留給閱讀文學史的人。《根著我城》的「準文學史」狀態,是有待讀者完成的,把香港文學的發展、規律、周期、超越性、共時性與歷時性,按自己的審美與記憶,組成一部足以讓人「根著」與心繫的文學史,就是今天作為香港人,一點僅餘的抵抗了。

自序(節錄)

香港文學的發展不是建立在對於「非本土」的否定之上,也不是簡單地由無到有的過程,實際上存在更多的矛盾、游離,正如本書在〈導論一:本土及其背面〉提出:「本土不等於與他者割離,亦不等於對自身的完全肯定」;〈導論二:流動與根著〉一再提出對「無根」的認清以及「根著」的無力,然而,「在種種負面因素以外,流動,某程度也作為根著不可能之時的出路,或流動本身也是根著所創造出的新可能:我們何妨自停留的一點上出發,承接香港文化既有的前衛、多元,自由往復,也許終可接近『根著』的真正可能」,本土與非本土共同構成香港文學本土意識的複雜性,結合流動與根著的辯證,作為本書回顧、論述戰後至二○○○年代香港文學的核心。

結構上,本書以時代為序,分列全書導論兩篇及正文五部即「四、五○年代之交的文化轉折」、「五、六○年代:懷鄉、離散與新語言」、「七○至二○○○年代(之一):『我城』的呈現與解體」、「七○至二○○○年代(之二):解殖與回歸」、「懷舊與遺忘」之二十四章,組成本書以文學史架構為綱的系統論述,分析對象從戰後初期黃雨、符公望的左翼詩歌、五○年代趙滋蕃、阮朗、徐訏等人的小說,一九六一年舒巷城的《太陽下山了》、一九六三年劉以鬯的《過去的日子》、一九七五年西西的《我城》,一九七七年也斯的《剪紙》,一九八四年李碧華的《胭脂扣》,一九八六年西西的《浮城誌異》,一九九五年馬國明的〈荃灣的童年〉,一九九八年鄧阿藍的《一首低沉的民歌》,下迄二○○五年潘國靈〈我城○五之版本○一〉和謝曉虹〈我城○五之版本○二〉,以及二○○七年董啟章《時間繁史‧啞瓷之光》和陳冠中《事後:本土文化誌》等等不同年代作品,以本土與非本土、流動與根著的整體議題貫串,是筆者無間斷地從事香港文學研究二十年成果的階段性總匯。

本書二十四章連同兩篇導論共二十六篇文,主要論及的作家包括望雲(張吻冰)、趙滋蕃、張一帆、阮朗、曹聚仁、徐訏、力匡、舒巷城、楊際光、馬朗、蔡炎培、劉以鬯、西西、梁秉鈞(也斯)、鄧阿藍、洛楓、董啟章、潘國靈、謝曉虹;也旁及符公望、黃雨、沙鷗、葉靈鳳、陳君葆、何達、唐君毅、林以亮、夏侯無忌(齊桓)、司馬長風、吳煦斌、松木(蔡振興)、戴天、馬覺、崑南、盧因、陳冠中、葉輝、游靜、馬國明、李碧華、辛其氏、郭麗容、鍾玲玲等等;探討議題除了兩篇導論貫徹的本土與非本土、流動與根著以外,尚包括左翼詩歌、反共小說、寫實主義文學、現代主義文學以及有關方言詩歌、自我改造、新民主主義文藝等概念。又,討論劉以鬯時,提出南來文人角度的本土,一種「錯體」的本土思考,如何蘊含對本土的批評和異議;討論西西時,提出從七○年代《我城》再切入到二○○○年代《白髮阿娥及其他》的閱讀


研究個別作家和作品以外,本書亦有從報刊研究角度分析《華僑日報‧學生週刊》、《七○年代雙週刊》、《星期日雜誌》、《博益月刊》、《詩雙月刊》、《越界》、《香港文學(雙月刊)》、《香港文學(月刊)》、《今天‧香港文化專輯》、《今天‧香港十年》等刊物的時代意義和文學史位置,提出從「民間載體」角度作出論述。最後在「懷舊與遺忘」之部,以「懷舊」串聯一九五○至二○○七年的相關作品,探討「懷舊」在不同時代的意義;復以「馬朗的失蹤與復出」作為由六○年代延伸至二○○○年代的文學史事件,結合與此相關的「梁秉鈞的『馬朗發現事件』」這另一文本,論及葉維廉、梁秉鈞等人的「反遺忘」論述,作為文學史論的另一種嘗試。

本書二十六篇文中,〈一段被遺忘的文藝青年「自我改造」史〉,二○一三年發表於《政大中文學報》;〈遺民空間與文化轉折─趙滋蕃《半下流社會》、張一帆《春到調景嶺》與阮朗《某公館散記》、曹聚仁《酒店》〉,二○一一年發表於《中國現代文學半年刊》;〈「回歸」的文化焦慮─一九九五年的《今天‧香港文化專輯》與二○○七年的《今天‧香港十年》〉,二○一六年發表於《政大中文學報》;〈新民主主義文藝與戰後香港的文化轉折─從小說《人海淚痕》到電影《危樓春曉》〉,收入梁秉鈞等編,《香港文學與電影》(香港: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香港大學出版社,二○一二);〈本土的自創與解體─從《我城》到《白髮阿娥及其他》〉,收入王德威、陳平原、陳國球主編,《香港:都市想像與文化記憶》(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二○一五);〈冷戰局勢下的臺、港現代詩─商禽、洛夫、瘂弦、白萩與戴天、馬覺、崑南、蔡炎培〉,收入陳建忠編,《跨國的殖民記憶與冷戰經驗:臺灣文學的比較文學研究》(新竹:國立清華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二○一一);〈錯體的本土思考─劉以鬯《過去的日子》、《對倒》與《島與半島》〉,收入梁秉鈞等編,《劉以鬯與香港現代主義》(香港:香港公開大學出版社,二○一○);〈覺醒的肇端─《七○年代雙週刊》初探〉,收入侯萬雲編,《1970s:不為懷舊的文化政治重訪》(香港:進一步,二○○九);〈香港文學的懷舊史─一九五○─二○○七〉原於二○○七年一月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舉辦的「歷史與記憶─中國現代文學國際研討會」上宣讀,連同〈失落的鳥語─徐訏來港初期小說〉、〈懷鄉與否定的依歸─徐訏和力匡的詩〉、〈「巷」與「城」的糾葛─論舒巷城及有關「香港的鄉土作家」之議〉、〈純境的追求─論楊際光〉、〈虛實的超越─再論鄧阿藍〉等文收入陳智德,《解體我城:香港文學一九五○─二○○五》(香港,花千樹出版公司,二○○九),〈導論二:流動與根著〉則未曾發表。

以上各文經大幅增補修訂,成為本書系統論述一部份,例如〈遺民空間與文化轉折─趙滋蕃《半下流社會》、張一帆《春到調景嶺》與阮朗《某公館散記》、曹聚仁《酒店》〉原稿一萬二千字,增訂後二萬字,大幅增補了齊邦媛、王德威、梅家玲、陳建忠等學者有關「反共文學」的觀點,以及有關趙滋蕃《半下流社會》「半下流」一詞的淵源。〈「巷」與「城」的糾葛─論舒巷城及有關「香港的鄉土作家」之議〉原稿五千三百字,增訂後一萬字,大幅增補了有關「香港的鄉土作家」之議,以及許翼心、艾曉明、陳建忠等學者的相關論述。〈香港文學的懷舊史─一九五○─二○○七〉原稿一萬三千字,增訂後二萬字,大幅增補了「『詩與情感』論戰─林以亮、夏侯無忌」一節,以及有關陳冠中《事後:本土文化誌》的論述。

導論一(節錄)

本土及其背面

一、歷史淵源的對應


香港文學之所以為香港文學,除了它是由一群在香港定居、生活的作家所寫,更因為它有自己的主體性,或稱作本土性。但這主體性或本土性是怎樣產生的呢?又或者問,是怎樣變化成目前的情況呢?二十世紀四、五○年代之交,中國大陸政權易轉,內地商人和企業家帶著資金、器材和技術南下,加以香港本身轉口貿易和自由貿易的便利,造就香港史上津津樂道的經濟奇蹟;與此同時,內地學者文人也帶著五四文學傳統、內地文史哲學術及教育模式南下,在兩岸對峙、意識形態對立的冷戰歷史時空,播下香港文學及文史哲學術發展的種子。

一九四九年,唐君毅、錢穆、張丕介、左舜生等學人南來香港興學、撰文、著書,錢穆一九五三年發表於《中國學生周報》的〈敬告流亡海外的中國青年們〉及唐君毅一九六一年發表於《祖國周刊》的〈說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等文,強調文化傳承、家國之思,以此抗衡殖民地的無根,也以此抗衡五○年代至文革期間中國大陸種種割斷傳統文化的「運動」;內地學人南下,延續民國學風於香港,其深遠影響正如李金強所指:「民國以來傳統史學及新史學之學風,由是得以移植本地」;另一方面,徐訏、馬朗、徐速、劉以鬯等作家延續當時被中國大陸主流文論批評為「毒草」、「逆流」的新月派、現代派文學傳統,創辦《幽默》、《人人文學》、《文藝新潮》、《當代文藝》等雜誌,主編報刊的文藝版,延續以至更新五四文化;可以說,五○年代的香港,特別在民間自發的層面上,與一般所理解或習以為常的稱號「文化沙漠」根本完全相反,內地來港學者文人的種種努力,在大斷裂的時代中,造就了一股延續文化的力量,透過教育和文學的傳承、民辦刊物的接續和流播,進而延至較後時代,這不能不說是香港在那特定時空下的文化貢獻。六、七○年代,香港人逐漸拋卻視香港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的過客心態,慢慢確立本土文化意識,這絕非憑空而至,實建基於五○年代南來一輩的文化播植。職是之故,談論六、七○年代的本土性,必須上溯五○年代以至更早的歷史。這不單是一種歷史淵源問題,更在於透過五○年代一輩南來者對香港的否定和批評,才能認清本土性的生成以及當中的不同面向。

獨門則無類,類別的產生,是由於有相對性。在「現當代中國文學」、「現代中文文學」、「現代華文文學」或「華語語系文學」的整體範疇當中,相對應於「中國現代文學」的「香港文學」和「臺灣文學」這兩門學科的成立,不因其地域上的區別,而是基於近代中國政治歷史上,香港與臺灣相對另行發展的現實。基於此現實,認識香港文學和臺灣文學,特別是它們個別發展的獨特性,才能更了解稱為「現代華文文學」、「華語語系文學」或「現當代中國文學」的全局,而全面論述「香港文學」或「臺灣文學」,亦不能單從地方或地域而論。邱貴芬從「根」與「路徑」之辯證論述臺灣文學的「在地性」,她根據人類學者克里弗德(James Clifford)對「根」(roots)與「路徑」(route)的辯證思考,提出「以roots/routes的辯證證諸臺灣文學的形構」:

臺灣文學研究向來重視在地想像,但是其中「根」的形成過程當中已佈滿各種曲折流動的跨文化路徑。臺灣文學自古以來與漢文移民文學、日本殖民文學、戰後中國文學、西洋文學和當代文學文化理論的互動密切,有相當活躍、開放的跨國面向,卻又與種種跨國文化產生複雜的角力關係。換言之,臺灣文學的roots和routes並非對立,而是互相糾結。

「根」與「路徑」看似不同取向,卻並不對立,尤其研究「香港文學」和「臺灣文學」的獨特性,更不能孤立或簡化地看當中的「在地性」或「本土性」。在香港文學而言,其獨特性也就是其本土性的弔詭和複雜之處,在於它與中國文學既相連又迥異的關係,同樣是一種「根」與「路徑」之辯證。本土不等於與他者割離,亦不等於對自身的完全肯定;一九五○年代以還的香港文學,基於作家的自我反省、歷史文化的割裂、殖民主義的遺害及九七回歸後社會「去本土」的特殊趨勢,其本土性實也包括對「本地」的否定、懷疑和批評,以致對「本土」難以或無從延續的認清。

七、八○年代以來,在文學範疇以外,社會學者和文化研究學者對香港本土意識的論述亦作了不少討論。普遍認為本土意識是由戰後成長一代自發形成,其中一個重要轉變是七○年代香港市民開始接受香港是可以落地生根的地方,香港經濟起飛和香港政府的房屋政策是當中重要緣由;而本土意識的主要載體見諸七○年代的普及文化,尤其是電視。一九六七年無線電視啟播,電視機於五年內迅速普及於香港超過八成家庭,七○年代的電視節目製作亦回頭參與塑造、強化「植根於本土」的意識,本地製作很快取代外國節目,黃金時間更是百分之百屬本地製作。七○年代的電影、流行歌亦出現相同現象,本地製作的新粵語流行曲取代了五、六○年代以來的國語時代曲和歐西流行曲市場,被認為是一種文化上的「非殖化」現象:「『非殖化』過程令文化本體化。香港有史以來第一次建立了一個與中原文化或平衡或抗衡的文化。」
 

詳細資料

詳細資料

    • 編/譯者
    • 語言
    • 中文繁體
    • 規格
    • 平裝
    • ISBN
    • 9789570852813
    • 分級
    • 普通級
    • 開數
    • 25開15*21cm
    • 頁數
    • 632
    • 出版地
    • 台灣
    • 適讀年齡

訂購須知

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隨時掌握出貨動態:

Google play
App Store

    商品運送說明:

  • 本公司所提供的產品配送區域範圍目前僅限台灣本島。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
  • 商品將由廠商透過貨運或是郵局寄送。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無法送達,經電話或 E-mail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 當廠商出貨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出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即可收到出貨通知。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如果是大型商品(如:傢俱、床墊、家電、運動器材等)及需安裝商品,請依商品頁面說明為主。訂單完成收款確認後,出貨廠商將會和您聯繫確認相關配送等細節。
  • 偏遠地區、樓層費及其它加價費用,皆由廠商於約定配送時一併告知,廠商將保留出貨與否的權利。

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退換貨須知

  • 依據「消費者保護法」第19條及行政院消費者保護處公告之「通訊交易解除權合理例外情事適用準則」,以下商品購買後,除商品本身有瑕疵外,將不提供7天的猶豫期:
    1. 易於腐敗、保存期限較短或解約時即將逾期。(如:生鮮食品)
    2. 依消費者要求所為之客製化給付。(客製化商品)
    3. 報紙、期刊或雜誌。(含MOOK、外文雜誌)
    4. 經消費者拆封之影音商品或電腦軟體。
    5. 非以有形媒介提供之數位內容或一經提供即為完成之線上服務,經消費者事先同意始提供。(如:電子書、電子雜誌、下載版軟體、虛擬商品…等)
    6. 已拆封之個人衛生用品。(如:內衣褲、刮鬍刀、除毛刀…等)
  • 若非上列種類商品,均享有到貨7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
  •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組合商品恕無法接受單獨退貨)必須是您收到商品時的原始狀態(包含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所有附隨資料文件及原廠內外包裝…等),請勿直接使用原廠包裝寄送,或於原廠包裝上黏貼紙張或書寫文字。
  • 退回商品若無法回復原狀,將請您負擔回復原狀所需費用,嚴重時將影響您的退貨權益。
預計 2019/11/23 出貨 參考庫存量:1 查詢門市庫存?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