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風獨自涼:清初詞人納蘭

  • 365天內有 22↑個人買過此商品
  • 館長推薦
分享:

商品訊息

  • 追蹤分類 ?
  • 作者:樸月 追蹤作者 ?
  • 出版社:聯合文學 追蹤出版社 ?
  • 出版日:2018/6/13
  • ISBN:9789863232612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 定價:340
  • 特價:79269
  • 紅利可抵: 8

內容簡介

黃葉撲窗,往事殘陽

杯酒殘夢,燈影闌珊

 

清初詞人納蘭性德如流星般的一生,深入納蘭詞的美麗與哀傷,歷史小說經典重現!

 

不是人間富貴花――
穿越洪荒與人身血肉的迷霧深情

朱顏之後、詩詞之中的娓娓絕唱

 

納蘭容若(性德)與表妹佩蓉相戀,卻招致父親明珠反對,上言皇帝將佩蓉聘為公主塾師。無奈之餘,容若奉父母命娶妻婉君。後容若舉進士,獲拔為御前侍衛,故有機會得見佩蓉,豈知皇上早有冊封佩蓉之意。佩蓉難忘容若,故自憔悴,後含恨終。容若苦心不能以身殉,待到悟及了婉君對自己的好處,婉君又因失意成疾逝去。此一沉重打擊,將這曲紅塵悲歌的哀情推上了極致。容若三十一歲時積鬱以終。

名人推薦

名家推薦
 

● 樸月歷史小說是一代人的共同記憶。於史料的罅隙間馳騁文學想像,以典雅的詩詞重新書寫歷史,一系列歷史小說是樸月個人的文學成就,更是一個時代的文壇美景。重新面世,意義非凡。——王安祈(臺大特聘教授、國光劇團藝術總監暨編劇)
 
● 納蘭容若是中國詞學史上,最為纏綿婉麗的詞家。他摯情的天性,能將人間情愛昇華到唯美的藝術天堂。讀樸月的小說,使我們重新找回鍾情者無悔的愛戀。只是這一往情深所換來的精神漂泊和滿腹憂思,又該向誰傾訴?——朱嘉雯(國立東華大學華語文中心主任)
 
● 說起納蘭性德,眾口都能背上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西風獨自涼》以史料為基底,以小說為架構,寫納蘭性德的故事心事。在猶無臉書瘋轉、無博客來即時榜的時代,初版即引發話題,與凌煙《失聲畫眉》同獲中國文藝協會頒的小說獎。誠如作者樸月自道——《西》非史非傳,真正要寫的正是一字曰「情」,也如前版的作者自序引用的《世說新語》名句,「情之所鍾,正在我輩」。正因為這些絲絲情感,讓古典時期距離我們沒那麼遙遠,而我們也與過去的詩人詞家,共享這片穿越光年而來的、隱密又浩瀚的星空。——祁立峰(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作家)

● 樸月老師的文字清雅如玉,卻直指人心,《西風獨自涼》是我在將近二十年前讀過的作品,此後仍念念不忘,若要評價這本書,應該是「一片冰心在玉壺」吧?——謝金魚(歷史作家)

作者

樸月

 

本名劉明儀,祖籍江蘇省江寧縣(今南京)。一九四七年出生於湖北,一九四九年隨父母渡海來臺,定居臺灣。

 

自幼醉心古典詩詞、文史,為日後從事文藝創作奠基。曾出版「歷史小說」,有「文學家」系列:《西風獨自涼.納蘭性德》、《來如春夢去似雲.蘇軾》。「清宮艷」系列:《玉玲瓏.孝莊文皇后》、《金輪劫.董鄂妃》、《埋香恨.孝賢皇后、香妃》、《胭脂雪.珍妃》。古典詩詞欣賞:《詩經欣賞選例》、《梅花引》、《月華清》、《漫漫古典情》。短篇傳奇小說:《唐代美人圖》。少年歷史故事:《西施》、《宇宙鋒》。兒童戲劇故事《玉堂春》、《打金枝》。「中華兒童叢書」系列:《平凡中的偉大》、《一代文豪歐陽修》、《亙古男兒一放翁》、《亂世孤臣父女淚》。散文:《綠苔庭院》。現代人物傳記:《喜樂之歌.「伊甸」盲人喜樂四重唱》、《春風化雨皆如歌.申學庸》、《鹿橋歌未央.鹿橋》等。

目錄

《西風獨自涼》新版序

納蘭家世系

納蘭容若

 

一 斷腸聲裡憶平生

二 泥蓮剛倩藕絲縈

三 繡屏深鎖鳳簫寒

四 今夜玉清眠不眠

五 誰家刻燭待春風

六 高梧濕月冷無聲

七 共君此夜須沉醉

八 當時只道是尋常

九 絕域生還吳季子

十 萬里西風瀚海沙

十一 雁貼寒雲次第飛

十二 夢裡雲歸何處尋

 

附錄一 一往情深深幾許

附錄二 淺談《飲水詞》的復古與創新

序/導讀

《西風獨自涼》新版序     樸月

 

《西風獨自涼》,是我寫作生涯中「第一部」長篇小說。就「寫小說」而言,當時可真是「新手上路」!

我從小在父母教導下,以小詩、短詞當兒歌「啟蒙」。小學二年級開始接觸《古文觀止》;當然是在半猜半矇的情況之下讀的,卻也牽引出對「文史」的興趣,樂此不疲。並引發對詩詞、文史的「偏好」。後來嘗試寫作,竟也是從「舊體詩詞」開始,然後才是散文、論文、歌詞、戲劇等。但當初,真沒有想到:有朝一日「會」寫小說,並出版了這部以「清代詞人」納蘭性德(容若)為主角的《西風獨自涼》。追憶當年,似乎只能說是與他冥冥之中自有因緣了。

 

知道「納蘭」其人,是因為讀到一九六七年「文星版」蘇雪林教授的《九歌中人神戀愛問題》。其中有一篇〈清代男女兩大詞人戀史研究〉;女的是「太清春」,男的就是「納蘭容若」。讀後,不禁為納蘭其人、其事、其詞、其情動容。立刻到處搜求他的詞集,以便細細品讀涵泳。記得,我買的第一本《納蘭詞》,是「臺灣中華書局」印行的烏絲闌「仿宋版」。還得自己「句讀」;因為這種「仿宋版」的書,沒有標點符號!

很難形容當時讀《納蘭詞》的心情;也許就如他的摯友顧梁汾所云:

「一種悽婉處,令人不忍卒讀。」

可又怎麼捨得不讀?那一份深摯、真率、悽婉、無奈……之情,宛如自胸臆中嗚咽流出。那麼直接地,就引動了還是「文學少女」的我,最溫柔易感心靈深處的共鳴。從此,納蘭容若成為我最喜愛的詞人之一;另一位是蘇東坡。而我相信:以他們兩位忠直耿介、清曠高潔、慕賢淑世、重情尚義的性情,是「異地而處,皆然」的。

 

「先入為主」,應該是人類共同的心理傾向了。我第一次接觸「納蘭」其人、其詞,是從蘇雪林教授的文章開始的。自然也就從這個「角度」切入,去閱讀、涵泳《納蘭詞》。閱讀、涵泳之不足,多年後,還寫了一篇長文〈一往情深深幾許〉,在《中華文化復興月刊》19卷8-9期(一九八六年八至九月)發表;其中寫他與愛侶謝姓表妹的部分,正與蘇教授的大作前後呼應。

 

萬萬沒有料到:就這麼一篇出於「一時興起」寫的論文,竟然影響了我後半生的寫作路向。

一位滿族的文友,邀請我參加「滿族協會」的活動。幾位看過這篇文章的滿族長輩,認為:這篇文章的內容,就是絕好的「小說題材」。紛紛建議我寫這位一向被視為「滿族第一才子」──納蘭容若的小說。

 

我從沒寫過小說!甚至不認為自己「會」寫小說。但給自己機會「嘗試」新的寫作體裁,大概算是我的「優點」之一;我的「寫作生涯」,從寫詩經、宋詞詮釋的專欄出發。開始寫散文、寫歌詞等,也都是被長輩們的期許「逼」出來的。既是「嘗試」,也就沒有什麼心理壓力;即使「不成功」又如何?至少給過自己機會了;日後想起來,也會比較沒有遺憾吧?於是,在滿族長輩和文友的期許敦促之下,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開始搜集相關的周邊資料。

 

三十年多前,臺灣相關納蘭容若的資料極少。事實上,絕大多數的人,甚至作家們,都未必知道「納蘭容若」何許人也!資料取得非常困難。有些資料,還是請當時在「中央圖書館」任職的長輩文友唐潤鈿阿姨,從藏書庫裡調出來的!

也因為資料嚴重不足,所以大抵來說,這本小說,主要是根據他的詞作,和一些零散資料演繹而成的。像他的「一生情恨」:謝姓表妹入宮,並死於宮中之說,當然取材於蘇雪林教授的文章。

 

在今日看來,限於時代與環境的這些資料,既少得可憐,也是非常薄弱的。許多相關人物、時空背景,都付之闕如。甚至連他的「年譜」都極為簡略。與資料大量出土,學者相繼投入研究,使納蘭容若的家世、交遊、經歷、事功、形象、生活動態、感情故事、委屈心境、文學成就……昭然若揭,無復隱晦的現今,就「歷史」與「傳記」的真確性與周延性而言,當然不可同日而語。在這樣的情況下寫出的這部小說,當然也絕經不起考核探究。因此,我總坦誠的對朋友們說:

「《西風獨自涼》寫的不是歷史、不是傳記,而是『情懷』!」

這一點,是要懇切的向讀者朋友們鄭重說明,以免「誤導」之嫌的。

 

《西風獨自涼》寫成之後,曾節選前八章,在《明道文藝》連載。然後,由「時報出版公司」出版。一九九一年,得到了臺灣「中國文藝協會」頒贈的「小說創作獎」。事後,我才知道:「中國文藝協會」頒贈的獎項,不由個人主動「申請」,而由會員推薦;我的推薦人,是當代以「美文」名世的前輩作家張秀亞阿姨。

當時,《西風獨自涼》是與「自立晚報.百萬小說獎」得獎人凌煙女士的《失聲畫眉》同時獲獎的。後來聽說:在評審時,幾位評審委員相持不下;她已榮獲「自立晚報」的「百萬小說獎」了,當然是具獲獎優勢的。甚至可以說:若不讓她得獎,無論如何說不過去,也無法交代。但另有一些評審委員,卻偏愛我這部風格古典,文字清雅的《西風獨自涼》,堅持我應該得獎。最後雙方協議:同時頒贈兩個「小說創作獎」,皆大歡喜。

 

現在關於納蘭性德的各種資料陸續出土,研究成果斐然可觀。資料豐富了,如今再寫,也許在歷史、傳記上的失誤,會少得多;這也是曾引發我「考慮」是否重新修訂《西風獨自涼》的原因。但幾度思量,還是感覺沒有把握會改得比「原版」更好;也許在「學術」(史實)的層面上,會減少很多的失誤。寫作技巧,也因寫過了更多的「歷史小說」,相對地會有些進步。但最重要的「情懷」呢?如今,已進入人生晚秋的我,所擔心的是:是否還能找回當年那種魂牽夢縈,悲喜與共,既不知「今夕何夕」,也無復有「我」的詩樣情懷?在這個疑問不能得到「肯定」之前,我無法也不敢動筆。

 

但若問我是否因此「悔其少作」?卻也覺得並沒有什麼可「悔」的。事實上,就「小說」而言,因為資料的嚴重不足,而有了另一番不受「史傳」束縛,屬於「文學詮釋」的「虛構空間」。

 

而且,就我所知:許多欣賞《西風獨自涼》的讀者朋友,也不在意是否「信史」;他們所喜歡、並接受的,就是這個「納蘭」了,並不希望有所更改。我想,《西風獨自涼》之所以能引發那麼多讀者的欣賞、喜歡,最主要的原因是:「文獻」雖不足,我卻真正是用「心」去寫的。因此,有許多讀者向我訴說他們的感動;不僅是喜愛文學,「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青少年朋友。甚至比我年長的男性文友都坦承:

「你的《西風獨自涼》,我讀了幾遍,哭了幾遍!」

還有朋友,在得知我在考慮是否參考新出土的資料,增訂、修改《西風獨自涼》時,率直的對我說:

「那一本,你就不用送我了;我喜歡的就是這一本《西風獨自涼》!」

 

事實上,時至今日,還有許多讀者「念念不忘」這一本已經絕版的書!有人在網頁上貼出帖子,想找這本書;有人在我《月華清部落格》上留言,想找這本書。甚至,從臺灣、大陸到美國,新相識的文友彼此贈書時,對方提出的要求,往往都是:

「能不能請你送我《西風獨自涼》?」

 我常慚愧無以「應命」;《西風獨自涼》雖兩度出版,連再版書,都已絕版二十幾年了!網路興起,紙本出版物失去了「主流」優勢,連帶著出版業也相對艱窘。加上我自己因在詩書文史薰陶中長大,有點「介子推不言祿」的精神潔癖。又兼含蓄內歛,不善與人周旋酬酢,也沒有「群體性」的性格,實在不敢期待:這樣一本已經有三十幾年「歷史」的舊書,能有「重見天日」的機會;也就不能不「惜贈如金」。

 

因此,相交二十多年的文友周昭翡提出:「聯合文學」有意再版《西風獨自涼》時,讓我喜出望外。

 

原則上,新版的《西風獨自涼》除了在文字上,和無關故事情節,根據出土資料,做了小小的修訂(比如:他長子福格的生母,是他的侍妾顏氏;曹寅曾任「藍翎侍衛」,與他是鄉試同年等),大體維持原貌。這倒不是「偷賴」,而是基於對喜愛此書朋友們,和無可否認「昔我少作」的尊重。

在新版《西風獨自涼》的「附錄」:〈一往情深深幾許〉論文中,則做了較大幅度的增補;加入了我後來新發現的「線索」。也增加了一節,專論他晚年所納的「簉室」:來自江南的「沈宛」。並新增了一篇論文:〈淺談《飲水詞》的復古與創新〉。

 

也許有人認為:

「寫小說就寫小說了,何必『吃力不討好』的去寫什麼『論文』?」

但我個人認為:其間表達的是我對所寫的主角納蘭性德的「敬意」;對他的作品,我是「用心」閱讀,並以「敬慎」的態度,寫出自己的思、感,與《納蘭詞》的愛好者分享的;相對於小說,論文另有其探索的深度。呈現的是更寬廣的視角,與縝密的思維。有助於讀者對他真摯感情、性情與詞作的了解。

 

真的非常高興:《西風獨自涼》能再度呈現於讀者面前!我自己一直有個想法:

「每個人的文章,其實都是為了一些『有緣』的人寫的;有人喜歡,有人懂,就『不虛此寫』了。」

那,《西風獨自涼》能擁有這麼多的「知音」,夫復何憾?

詳細資料

詳細資料

    • 編/譯者
    • 語言
    • 中文繁體
    • 規格
    • 平裝
    • ISBN
    • 9789863232612
    • 分級
    • 普通級
    • 開數
    • 頁數
    • 320
    • 出版地
    • 台灣
    • 適讀年齡
    • 全齡適讀

訂購須知

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隨時掌握出貨動態:

Google play
App Store

    商品運送說明:

  • 本公司所提供的產品配送區域範圍目前僅限台灣本島。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
  • 商品將由廠商透過貨運或是郵局寄送。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無法送達,經電話或 E-mail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 當廠商出貨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出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即可收到出貨通知。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如果是大型商品(如:傢俱、床墊、家電、運動器材等)及需安裝商品,請依商品頁面說明為主。訂單完成收款確認後,出貨廠商將會和您聯繫確認相關配送等細節。
  • 偏遠地區、樓層費及其它加價費用,皆由廠商於約定配送時一併告知,廠商將保留出貨與否的權利。

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預計 2019/6/5 出貨 購買後立即為您進貨 在門市購買,查詢門市庫存?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