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然記中

連武林霸主夏侯正南,似乎都對這人另眼看待。  採花賊?呵呵。這他媽就是個花魁!
  • 365天內有 107↑個人買過此商品
分享:

商品訊息

  • 追蹤分類 ?
  • 出版日:2019/5/9
  • ISBN:9789864940981
  • 定價:330
  • 特價:79261
  • 紅利可抵: 8
  • 宅配:
  • 配送地區: 台灣本島
  • 付款方式: ATM、 信用卡、 LINE Pay、 街口帳戶支付、 貨到付款、 PayPal、 FamiPort、 取貨付款
  • 預計 2019/7/18 出貨 3hrs快送庫存:2 查詢門市庫存?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裴宵衣的毒發,牽扯出天然居背後的隱祕。
沒什麼比夏侯家大宴更好的解謎時機,
誰知才剛如願踏入夏侯山莊,玄妙派的愛徒又殞了命,
熱衷夜訪大業的春少俠不幸二度躺槍,
被目擊證人郭判再次大義滅了一回。

愛子大婚前夕,武林龍頭的夏侯家主緊迫盯人,
小命懸於一線的春謹然只能拚命自救,
再找不到凶手,他這口黑鍋就背定了!

眼見春謹然不怕死的當眾槓上夏侯正南,
裴宵衣才意識到這人「知交」滿天下……
有種人散發著一種特質,清澈溫暖,柔軟堅定,
讓人不自禁想靠近,守護。
腦海中源源閃現的人影卻令裴宵衣深深皺眉, 
連武林霸主夏侯正南,似乎都對這人另眼看待。 
採花賊?呵呵。這他媽就是個花魁!

本書特色

顏涼雨 古風任俠推理力作,熱鬧登場!
美人打手攻╳風流採花受
「在下年逾廿五,性喜結交江湖好男兒。長夜漫漫,何不秉燭夜談──」
嗷!純潔的那種,美人你放下鞭子,信我!

作者

顏涼雨

姓顏,名涼雨,字壯壯,平生最愛三件事,吃飯,寫文,看鬼片。自認閱盡一切重口味,落筆卻永遠小清新。沒什麼大的志向,只希望能用鍵盤敲打出生活的美好,也希望不管過了多久,那些曾經喜歡過我或者依然喜歡著我的朋友,不會為這份喜歡後悔。

試閱

第十一章
春謹然已在裘府住了小半個月,一切平順,白天裘天海會去幫內處理事務,白浪和裘洋自是跟著,偌大的裘府就剩下春謹然和一幫家丁,倒也悠哉愜意。
明日便是啟程之日,可早膳過後,裘天海還是照常去了碼頭。或許對於跑慣了水路的人來說,出趟遠門真的算不得什麼事,春謹然不無羨慕地想,什麼時候自己也能如此灑脫,一起念,身便動,任天地之大,說走就走。
可現在,他畢竟還沒有那樣的境界,所以待裘天海走後,他便也溜出裘府,到街上東嗅嗅,西聞聞,居然還真順著酒香尋到一家老字號酒肆,二話不說便打了一壺據說是店家祖傳祕方釀製的好酒,然後哼著小調便回了裘府。鑒於他溜出府時沒走門,這回府,自然也是踏著青瓦,而且多年夜訪讓他養成了習慣,即有人對飲時不拘場合,甭管屋內屋外田間樹下,你就是上天入地也不耽誤他喝;但若是一人獨酌,那多半是要坐到屋頂的,若是白日,那就看看雲朵,若是黑夜,那就望望星空,一眼星雲一口酒,比什麼下酒菜都有滋味。
「喂,我都拉下臉求人了,你可別不來。」春謹然對著身旁晃晃酒壺,彷彿那裡真的坐著一個人,正好整以暇地看著他,而他也不甘示弱,咕咚咚喝下一大口。
店家沒有騙人,這酒還真是入喉辛辣,後又回甘,先烈再柔,滋味悠遠。
春謹然將酒壺放到一邊,愜意躺下,呈大字狀將胳膊腿都舒展開來,任風吹透每一處毛孔,讓初夏的暖意浸潤渾身上下。
天地靜謐美好,萬物安寧和諧。
直到,一片陰影遮住春謹然頭頂的日光——
「你還真把這當成自己家了。」
裘洋總有辦法把他周遭兩尺內的範圍搞成一個與世隔絕的圈,甭管外面怎麼風和日麗,圈內永遠陰風惻惻,哀怨叢生。
這也算一種本事了。
春謹然不情願地睜開眼,望著那張逆光的臉:「裘少爺,在待客之道上,您該多向令尊學習。」
裘洋冷冷地扯了下嘴角:「那是我爹傻,看不出你的別有居心。」
春謹然來了興致,一坐而起,盤腿仰頭,微笑地衝裘洋眨巴眼:「那你倒說說,我是何居心。」
裘洋嫌惡地皺皺眉,然後道:「這次夏侯賦大婚,被邀請的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你一沒夏侯山莊的請帖,二與夏侯山莊毫無瓜葛,卻千方百計想要混進去,怎麼可能只是觀禮這麼簡單。」
春謹然歪頭:「我和裘幫主說過了,觀禮是其一,若能藉此結交江湖豪傑,當然更好。」
裘洋輕蔑嗤笑:「哪個江湖豪傑會願意與你這無名小卒結交,想也知道這是鬼話,只有我爹那個老糊塗才會相信。」
春謹然點點頭,彷彿認可對方似的,然後不疾不徐道:「所以還是那句話,請裘少爺說說,我是何居心。」
裘洋冷哼:「總歸不會是好意,等到時候出了事,我爹就會明白了。」
「為何要等出事?」春謹然定定看著他,「你既已懷疑我意圖不軌,直接與裘幫主講不要帶我去就好了嘛,還是說,你其實也期待著……出事?」
「你這是什麼意思!」裘洋彷彿被戳到痛處,臉黑了下來。
春謹然微笑,但眼神卻是冷的:「如果我是你,要麼我什麼話都不說,就等著出事,要麼我直接阻止,壓根兒不讓事情發生。前者,可以讓有連坐之責的白浪在滄浪幫再無立足之地,後者,可以讓你爹免受無辜牽連。可惜你現在做的,除了提醒我在幹那件你所謂的『壞事』時更加小心更加不留痕跡外,再無其他作用。」
裘洋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到最後,只剩下難堪,一甩袖子,忿忿而去。
春謹然料定他不會去找裘天海告狀,聳聳肩,繼續躺下,喝酒,看天。
裘府無女人,真正主得上事的男人也就裘天海、裘洋、白浪三人,想捋清這其中的關係,實在不難。更何況春謹然已經寄居多日,更更何況他還善於分析推理,更更更何況寄居多日善於推理的他前不久剛經歷過青門之磨練。如果說青門是一團亂麻,那這裘府完全就是一根麻繩,清晰瞭然,想跑偏都很難。
裘天海威望甚高,坐滄浪幫幫主之位,實至名歸;白浪這個首席大弟子,威望僅次於裘天海,這點從往來裘府的滄浪幫弟子對待他的恭敬態度上便可見一二;至於裘洋,身分便有些微妙了,按理說他是裘天海唯一的兒子,若將滄浪幫比作廟堂,裘天海是皇上,那裘洋便是太子,可滄浪幫畢竟不是廟堂,太子可以順理成章地繼位,裘洋,卻未必,尤其他還沒有足夠服眾的表現,更尤其,旁邊還有一個出色許多的白浪。

晚膳時間,裘天海和白浪按時而歸。
春謹然原本奇怪,裘洋為何白日裡出現在裘府,這會兒也有了答案——
「你這臭小子,不好好在碼頭待著,又跑回來偷懶!」
不知是裘天海喜歡在飯桌上訓人,還是春謹然只能在用膳時間見到他的緣故,反正一頓飯,他能有一半時間在吃就不易,剩下的光景都是用來數落的,而數落的對象,自然是那「不成器的兒子」。
裘洋似也被數落慣了,通常不痛不癢,而且還總能找到聽起來還算順耳的說辭,比如現在:「明日就要啟程,可我知道爹肯定一心放在幫內事務上,根本無暇顧及這些,便想提前回府幫爹收拾一下包袱細軟。此去夏侯山莊路途遙遠,若是想得帶得不周全,怕會很麻煩,所以……」
說到這裡,裘洋的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一副天下人都不懂他苦心的委屈模樣。
白浪見狀心生不忍,連忙幫腔:「師父,裘洋也是一片孝心,您就別責怪他了。」
其實不用白浪勸,裘天海在聽完那番話之後,就已經一副老懷安慰的表情了:「難得你能想到這些。不過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以後還是要多放心思在幫內事務上,這些瑣碎活計,交給下人去做就好。」
裘洋連忙點頭:「孩兒明白了。」
裘天海終於滿意,原本看向兒子的眼神是威嚴慈愛各一半,現下,全是慈愛了。
春謹然不動聲色地看向白浪,那傢伙正因為氣氛重歸祥和而神清氣爽,一時間,春謹然的心情有些複雜。
晚上,白浪才開始收拾包袱細軟。
春謹然孑然一身,便一言不發地坐在那裡,看著他收拾。
屋子裡很安靜,只有燃燒的燈花,偶爾發出劈啪的聲響。
許是收拾差不多了,白浪終於注意到友人的反常:「難得見你這麼安靜,怎麼了?」
春謹然正在悶悶不樂,可他不能告訴友人他在悶悶不樂,因為說出來的結果一定是被追問為何悶悶不樂,但這個為何的答案,他卻不能說,也不好說:「我一直就是個安靜的男人,平時話也不多嘛。」
白浪一臉「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的表情:「你安靜?你要是安靜天底下就沒有聒噪的人了。」
春謹然更加不開心了:「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聒噪?!」
白浪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找補:「不是不是,你一點都不聒噪,你只是……巧舌如簧?」
春謹然:「就說讓你平時多讀書!」
一番插科打諢,成功讓白浪忘了先前的問題。可春謹然卻忍不住了,思前想後,還是旁敲側擊地開了口——
「話說,你有沒有想過以後?」
白浪不解:「什麼以後?」
春謹然謹慎選擇著用詞:「就是說,將來,你總要成家立業嘛,不能一輩子住在裘府。」
「哦,你是說這個啊,」白浪不疑有他,坦率回答道,「我想好了,成親以後肯定要搬出去的,總不能一輩子讓師父養著我,不過不能搬離太遠,不然不方便照顧師父。」
「還有裘洋呢,哪用你衝在前頭……」春謹然的聲音不涼不熱,好似從哪個洞口幽幽飄出來的。
白浪卻皺起眉來,滿臉不認同:「話不能這樣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更何況當初師父收留我的時候,就認過我作義子的,只是後來又讓我拜入師門,才漸漸以師徒相稱。裘洋照顧是盡他的孝,我侍奉是盡我的孝,要不是師父,我早凍死在街頭了,我這輩子不光要盡孝,更要報恩!」
春謹然想說裘天海收留你是他那個時候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有孩子了,所以為了後繼有人只能撿一個回來認成義子,哪知道後來有了親兒子,於是義子就變成了弟子。可看著白浪那慷慨陳詞的模樣,若這番話拋出去,二人的交情八成也要斷了。
心底一聲嘆息。
春謹然只能問:「假如有一天,我說的是假如哈,你做了錯事,或者,甭管對錯,反正你是被逐出師門了,你怎麼辦?」
白浪想都沒想:「那我就打魚去!你看著吧,不出一年,十里八鄉都得知道,我,白浪,雲中龍王!」
春謹然:「有靠打魚為生的龍王嗎!」

詳細資料

詳細資料

    • 編/譯者
    • 語言
    • 中文繁體
    • 規格
    • 平裝
    • ISBN
    • 9789864940981
    • 分級
    • 普通級
    • 開數
    • 頁數
    • 320
    • 出版地
    • 台灣
    • 適讀年齡
    • 全齡適讀

讀者好評

(共1 則好評)寫評價
  • wanching69 說: 2019/7/12 下午 07:58:20
    夏侯山莊的命案曲折離奇,案情峰迴路轉又真假難辨,但遇到天縱英明的春謹然還是抽絲剝繭,小心推理甚至最後還現場重建,案子破的精彩但結局卻還是濃濃的哀傷。此外此案讓謹然的好友全浮上檯面,都是各派菁英呢,接著赤玉遠征隊組成,考驗這群年輕好友們能否維持心志與做人原則,很精彩。
  • 看更多

訂購須知

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隨時掌握出貨動態:

Google play
App Store

    商品運送說明:

  • 本公司所提供的產品配送區域範圍目前僅限台灣本島。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
  • 商品將由廠商透過貨運或是郵局寄送。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無法送達,經電話或 E-mail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 當廠商出貨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出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即可收到出貨通知。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如果是大型商品(如:傢俱、床墊、家電、運動器材等)及需安裝商品,請依商品頁面說明為主。訂單完成收款確認後,出貨廠商將會和您聯繫確認相關配送等細節。
  • 偏遠地區、樓層費及其它加價費用,皆由廠商於約定配送時一併告知,廠商將保留出貨與否的權利。

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預計 2019/7/18 出貨 3hrs快送庫存:2 查詢門市庫存?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