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姬卷六

  • 365天內有 101↑個人買過此商品
  • 館長推薦 ☆★★★★
? 快來將您對閱讀的熱情和對書籍的想法分享給所有讀友,每完成一篇讀者書評並審核通過者,即可獲得讀者書評點數,點數還可換電子禮券唷!
分享:

商品訊息

  • 追蹤分類 ? 追蹤分類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分類新品通知。
  • 作者:希行 追蹤作者 ? 追蹤作者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作者新書通知。
  • 出版社:知翎文化 追蹤出版社 ? 追蹤出版社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出版社新書通知。
  • 出版日:2019/6/6
  • ISBN:9789577871558
  • 適讀年齡:
  • 定價:300
  • 特價:79237
  • 紅利可抵: 7 ? 除單一商品售價低於50元或特價折扣低於3折(含)以下者,其餘商品均可使用紅利點數。
  • 到店取貨: ? 『金石堂』門市取貨免運費。
    『全家、OK、萊爾富、掌櫃』滿350元,免運費;350元以下,運費20元。
    宅配: ? 滿1,000元,免運費
    490元-999元,運費50元
    490元以下,運費65元
  • 配送地區: 全球、 香港OK、 台澎金馬
  • 付款方式: ATM、 信用卡、 LINE Pay、 街口帳戶支付、 貨到付款、 PayPal、 FamiPort、 取貨付款
  • 預計 2019/8/24 出貨 參考庫存量:3 查詢門市庫存 ? 若您欲在金石堂門市購買商品,請選擇欲查看庫存之門市。網頁之「庫存狀態」僅供參考,實際貨況以門市為準。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君子試落幕,薛青不負眾望拔得頭籌,
同時也因成功進入地宮,坐實了「帝姬」身分,
即使玉璽下落成謎,敵我兩方各自猜疑,
仍足以令隱藏在京城的帝姬一派解除疑慮,
開始為未來扳倒秦潭公、迎回帝姬積極布局。

雖然案首、解元相繼到手,
但既已走到這一步,將來當個蒙師的計畫是不用想了,
不過為了帝姬復位大計,這狀元還是要的,
在眾人計畫下,薛青留下了知知堂夥伴與五蠹軍眾人,
提前入京進到國子監就讀。
豈料冤家路窄,在君子試中處處與她針鋒相對的秦梅,
竟不僅是秦潭公獨子,還緊跟著也進了國子監,
而京城這一批帝姬派人馬又實在不怎麼靠譜……
做學生就要有學生樣?學生相爭不好特別對待?
無妨,她薛青從來都是一個講道理的人呢,
用話或者用拳頭。

本書特色

做什麼都要代價,做自己亦然。
原本預算好的將來已不會來了,但將來還未來,她並不煩憂。
可當下這些都是她真真實實努力來的,誰說不是真的她就打誰!

作者

希行

女,生於燕趙之地,平凡上班族,雙魚座小主婦,以筆編織五彩燦爛的故事為平淡生活增添幾分趣味,偏好鄉土氣息,愛有一技之長的女主,愛讀書,愛旅遊,用有限的時間和金錢,過出無限的生活和情趣,生平最大的理想,不求能寫出神來之作,但求看過故事的女子們,都能悅之一笑心有所安便足矣。

試閱

第一章
被人砍斷的嗎?
在皇后陵四周探查,找到這邊的塌陷處,這是除了圓丘外唯一一個異樣的地方。
黑甲衛看著四周,原本藏在地下的鎖鏈都翻出來,散布如蛛網,當初黃沙道倖存者人人都以鐵鏈束縛,其間生老病死,新舊替換,生者越來越少,鎖鏈便大多數永遠沉寂了,這一次被翻出來重見天日。
鎖鏈有快速猛烈滑動的痕跡,這機關入口難道不是被它們撞壞的嗎?
「是有很多鎖鏈撞擊的痕跡。」段山道,端詳著手裡這塊木板,伸手點著其上一個豁口,「但這裡不是鎖鏈撞擊的痕跡。」他的手摩挲著邊緣,「這是被尖銳的鐵器撞開……」
旁邊的黑甲衛道:「段大人的意思是,這裡有人來過?」
嘩啦一聲響,幾個黑甲衛用長刀齊齊的砸開了鎖鏈纏繞沙土石塊混雜的塌陷地。
「大人,看這裡,可以進去。」他們喊道。
段山拿著手裡的木板邁步上前,從砸開的口子向下看去,內裡黑漆漆一片恍若無底的深井。他伸手,身邊的黑甲衛遞過來一個火捻子,段山接過一晃扔進去。
火光跌落瞬時照亮,可以看到垂著的鎖鏈以及其內巨大的木架相撞跌壓散落在一起。
「當年皇后陵是皇陵工匠設計,五大臣監製,旁人不得靠近,原來機關在這裡啊。」段山道。火捻子落地,照落底部一塊,混亂無處下腳……「找繩子來,我要下去。」
黑甲衛道:「太危險。」
段山看著手裡的木板:「別人能下去,我們也能下去。」

官衙附近的酒樓裡,隨著包廂門的拉開,內裡的人都站了起來,對走進來的青霞先生齊齊的施禮。
「見過先生。」
青霞先生點頭,身後跟著的文吏滿面笑容。
「考試剛結束,你們就要見青霞先生有何意圖?」他笑道。
張雙桐道:「當然是趁著成績沒出來跟先生見見面,免得等成績出來無顏相見。」
屋內的人都笑起來,青霞先生也笑了,示意大家坐下。
「大家都考得不錯,出乎我的意料。」他說道,視線落在薛青身上,「尤其是薛青。」
薛青忙施禮:「是先生教導的功勞。」
要是別的學生這樣說,青霞先生倒也能坦然接受,薛青嘛……他道:「不用過謙,的確出乎我意料,原本以為能入選就很好了,沒想到是榜首。」說著伸手,一旁的文吏從袖子裡拿出一卷軸。
青霞先生接過,道:「大家的成績我已經拿到了……」
此言一出,在座的考生們都忍不住微動,年輕的發出低呼,年長持重的坐直了身子。
青霞先生也沒有等大家再詢問,直接打開念出每個人的分數,分數自然有高有低,高的歡喜,低的難免緊張,二十人的成績很快就念完了,青霞先生合上文冊,乾脆利索道:「最低的……」他看向在座的一個老者。
老者面色發紅,道:「慚愧慚愧……」
話沒說完,青霞先生道:「……是排在了第二百名。」
咦?老者一怔。
「哈,崔大伯!」張雙桐在一旁探身伸手拍他肩頭,「恭喜恭喜,好險好險。」
龐安激動道:「那就是說,我們長安府,都過了?」
青霞先生看著他,點點頭。
室內安靜一刻旋即譁然。
「天啊,我們二十人都過了!」
「那豈不是跟西涼人一樣了?」
「說起來最大的一門得分科是禮科,我們全員滿分……」
「對對,要不是這個,我的分數不可能那麼高,我當時本來要棄考這科的……」
雖然自己過關很高興,但全員能過關則是喜上加喜,大家高高興興來高高興興同歸去,可以想像回到長安府會是怎麼樣的場景,笑聲一片,連一向自持身分淡泊名利的林秀才都笑得合不攏嘴,其間夾雜著老者的哭聲──那位是歡喜哭了。
「我中舉了,我中舉了……」
文吏笑道:「這個暫且說不準啊,要等過了會試,一切才成真。」考試的科目是君子試給予大家的機遇,那麼只有過了會試成績才算作數便是風險。
張雙桐喊道:「大人,這麼高興的時候不要說這個。一晌貪歡嘛,至於明日的事明日再說。」
文吏哈哈笑,原本氣氛微微凝重的廳內再次熱鬧起來。
文吏道:「今日當然可以貪歡,會試明年年初舉行,大家回到長安府時是八月,距離考試也沒有多少時間了,希望大家從明日起開始準備會試,珍惜君子試的成績,爭取會試諸位再次全員進士及第!」
「三次郎,三次郎,站起來,說。」張雙桐喊道。
薛青便站起來,將袖子一甩負手道:「此一去必當蟾宮折桂。」
廳內歡聲雷動,青霞先生也忍俊不禁,看著那負手而立的少年,又些許嘆息,相比於她要做的事,此一去蟾宮折桂或許更容易。
「薛青你隨我來。」他起身說道。
薛青應聲是,其他人也並無異議,薛青身為榜首,青霞先生有些特別的交代叮囑是理所應當的,看著二人拉開門出去,室內變得更加肆意開懷。
關上門走在走廊裡,隱隱能聽到屋內傳出來的歡笑,此時夜色降臨茶樓裡點亮了燈火,到處一片喧囂,考試完不少考生都來一晌貪歡了。
青霞先生負手慢行,薛青一步錯後跟隨。
「能得榜首,我還真是意外。」青霞先生道。
薛青道:「我也沒想那麼多,事到臨頭,做總是要往最好的做,盡心盡力,讀書也是,考試也是,所有的事都該如此。」
青霞先生側頭看她,紅紅的燈籠照耀下,少年的膚色反而顯得更白,視線落在她的手上,衣袖垂下露出指尖,白布纏繞,仔細看隱隱有汙跡在上,不知道是藥汁還是血跡滲出……似有千言萬語,最終只道:「疼嗎?」
薛青一笑,道:「有點。」
青霞先生看她,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要受。」
薛青點點頭應聲是,又一笑,燈下一笑眉眼彎彎,露出尖尖小牙,幾分靈俏……還是個孩子,女孩子吶,青霞先生默然一刻,道:「有藥嗎?」
薛青再次點頭:「有的,先生不用擔心。」停頓一下,「謝謝先生。」
青霞先生點頭嗯了聲,道:「進去吧。」
此時他們停在了轉彎處一間房門前,薛青應聲是推門進去了,青霞先生似乎沒有停步,負手繼續沿著走廊慢行,燈籠搖曳身影若隱若現。
拉上房門,薛青看著面前站起來的篤和妙妙微微點頭。
「坐下說吧。」她道,邁步過去,拂袖席地而坐。
這是一間小廂房,擺著的几案上酒菜凌亂,似乎宴席已經過半。
篤和妙妙都穿著些許華麗的衣衫,篤以往掩飾的大鬍子摘去,面色有些灰撲撲,雙眉若劍也透出英氣颯颯,妙妙則扮作隨侍穿金戴金。
隨著薛青的坐下二人也再次落坐,妙妙跪坐挪過來到薛青身邊,拉住她的手翻起衣袖。
「怎麼傷成這樣?」她道,眼中滿是憂急,「不是見朋友,遇到黑甲衛了嗎?」
薛青拍拍她的手示意沒事,道:「我進地宮了。」
地宮!
昨晚的地動竟然真的跟她有關嗎?妙妙一瞬間瞪大眼。
篤也看著她,道:「怎麼進去的?」

入夜的黃沙道一如既往封閉,燈火明亮,而在荒野夜色裡一處亦是燈火通明。
皇后陵四周圍滿了官兵,坍塌的圓丘清理得差不多了,通往地宮的甬道已經顯露,當然並沒有人敢踏上去。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塌陷!」宋元站在邊上看著甬道,跟齊大人說道,神情氣惱。
外邊腳步亂響,有人走來,能不經通報就靠近這裡的都是自己人,宋元和齊大人沒有回頭。
「那是因為有人進地宮了。」段山站在他們身旁說道,一面抖落身上的碎石木屑塵土。
宋元道:「不可能,這裡有禁軍黑甲衛死守,連隻蒼蠅都飛不進來。」一面轉頭這才看到段山,嚇了一跳,「你幹什麼了?跟剛挖礦出來似的。」
齊修也皺眉看著他。
段山道:「我進地宮了。」
宋元和齊修頓時色變,一個看四周,一個則上前。
「噓!」
「大膽!」
二人齊聲道。
「你怎麼可以進地宮!那是違禁!」
聽著他們的質問,段山神情平靜,道:「因為有人進了,從機關鎖鏈所在的地方,我下去探查了……」說著對身後的黑甲衛招手。
一個黑甲衛上前放下一個袋子倒出幾塊碎石,段山蹲下來拿起一塊,指著其上的痕跡。
「這是人開鑿的痕跡。」他說道。
宋元道:「廢話,地宮就是人開鑿的。」
齊修則蹲下來接過石塊端詳,道:「像是……被刀劍戳戧的。」
段山道:「地宮裡人工開鑿的痕跡都是整潔有序的,而這個很明顯是胡亂戳鑿,這是機關坊到地宮後門的隔牆,而且一部分明顯是在機關損毀前就倒塌了。」
聽到這裡,宋元也蹲下來,道:「後門?地宮還有後門?」
齊修道:「也不算後門,因為皇后陵與皇陵意義不同,為鎮壓惡靈,多了一道機關通往地宮,由皇后娘娘掌控,所以裡面會有一道門供娘娘進出查看。不過要找到這個入口必然要觸動機關,一旦觸動機關,那些受鎖鏈束縛的人是死路一條,沒有人能一直堅持……」他做了個揚起跌下起伏摔打的手勢,「找到機關入口。」
段山將手裡的石頭扔下,道:「這世上沒有不可能,只要有可能就有人能做到。我親自查看了,的確有人進去了。」
齊修默然一刻,神情凝重:「那這就是為什麼皇后陵會坍塌的緣故了。」
皇陵有機關設定,觸動某些違禁便會坍塌,就皇后陵來說,會是皇后和公主的棺槨吧……
宋元蹭的站起來:「玉璽!」
齊修看了眼四周,見皆是黑甲衛便也沒有阻止,神情沉沉:「進地宮自然是為了拿東西,真是小瞧了這些五蠹軍,竟然還是讓他們混進去了。」
段山道:「不過,我雖可以肯定那裡能進地宮,但皇后寢殿他們有沒有進去不知道,進去了有沒有出來也不知道,通往皇后靈殿的那邊也有一塊黑石門……是緊閉的。」

詳細資料

詳細資料

    • 編/譯者
    • 語言
    • 中文繁體
    • 規格
    • 平裝
    • ISBN
    • 9789577871558
    • 分級
    • 普通級
    • 開數
    • 頁數
    • 368
    • 出版地
    • 台灣
    • 適讀年齡

訂購須知

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隨時掌握出貨動態:

Google play
App Store

    商品運送說明:

  • 本公司所提供的產品配送區域範圍目前僅限台灣本島。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
  • 商品將由廠商透過貨運或是郵局寄送。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無法送達,經電話或 E-mail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 當廠商出貨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出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即可收到出貨通知。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如果是大型商品(如:傢俱、床墊、家電、運動器材等)及需安裝商品,請依商品頁面說明為主。訂單完成收款確認後,出貨廠商將會和您聯繫確認相關配送等細節。
  • 偏遠地區、樓層費及其它加價費用,皆由廠商於約定配送時一併告知,廠商將保留出貨與否的權利。

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