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與半山(下)

故事終了前,等待一朵花開的時間, 他正好可以和桓樂好好談一次戀愛。
  • 365天內有 67↑個人買過此商品
  • 館長推薦
? 快來將您對閱讀的熱情和對書籍的想法分享給所有讀友,每完成一篇讀者書評並審核通過者,即可獲得讀者書評點數,點數還可換電子禮券唷!
分享:

商品訊息

  • 追蹤分類 ? 追蹤分類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分類新品通知。
  • 作者: 弄清風 追蹤作者 ? 追蹤作者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作者新書通知。
  • 出版社: 平心出版 追蹤出版社 ? 追蹤出版社後,您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出版社新書通知。
  • 出版日:2019/9/12
  • ISBN:9789864941421
  • 適讀年齡:
  • 定價: 330
  • 特價: 79 261
  • 紅利可抵: 8 ? 除單一商品售價低於50元或特價折扣低於3折(含)以下者,其餘商品均可使用紅利點數。
  • 到店取貨: ? 『金石堂』門市取貨免運費。
    『全家、OK、萊爾富、掌櫃』滿350元,免運費;350元以下,運費20元。
    宅配: ? 滿1,000元,免運費
    490元-999元,運費50元
    490元以下,運費65元
  • 配送地區: 全球、 香港OK、 台澎金馬
  • 付款方式: ATM、 信用卡、 LINE Pay、 街口帳戶支付、 貨到付款、 PayPal、 FamiPort、 取貨付款
  • 預計 2019/10/18 出貨 參考庫存量:9 查詢門市庫存 ? 若您欲在金石堂門市購買商品,請選擇欲查看庫存之門市。網頁之「庫存狀態」僅供參考,實際貨況以門市為準。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桓樂關於鬼宴的混亂記憶漸次釐清,
好友遠走,恩師墜井,兄長暗害,
交集的關鍵,最後都指向了──大唐匠師協會。
而這玄妙的鬼宴奇遇,也正是所有事情的開端。

岑深的半妖之症日益加重,
唯一的希望──神藥七葉摩羅,卻已消亡人間……
面對意識被困、昏迷不醒的岑深,
桓樂只有孤注一擲──他必須相信自己,
被阿岑喜歡著的他,一定可以成為解救阿岑的大英雄,
而他最厲害的武器,就是一顆勇往直前的心!

失去生存希望的岑深只想為桓樂修復法器小繡球,
卻意外碰觸到柳七殘留的一抹意志與回憶。
旁觀著柳七的追尋過程,他發現自己內心仍有渴望……
故事終了前,等待一朵花開的時間,
他正好可以和桓樂好好談一次戀愛。

本書收錄兩篇番外與一篇實體書特別番外。

本書特色

弄清風《妖怪書齋》、《影帝和他的傅先生》系列作品

純情狼犬半妖刺蝟
他在冷漠的鋼鐵森林裡等待死亡,
少年卻帶著一身春光溫暖向他走來。
生活,本就是一場孤注一擲的冒險。

作者

弄清風

一個資深懶宅,愛好編故事,夢想是暴富,但火鍋才是人生的奧義。雜食動物,腦洞大如海,梗多嚼不爛,做夢老是夢到恐怖片,但拒絕寫恐怖故事。熱愛甜文爽文以及一切可愛生物,顏控晚期,拒絕治療,希望《銀魂》永不完結!

試閱

第十一章
南榴橋再也沒有了關於瘋書生的笑談,這個給街坊們提供了無數笑料的人,就像盛世裡一朵不起眼的小水花,自此消失在了長安城裡。
桓樂再也沒有見過他,也沒有聽到過他的消息。大唐的詩人太多啦,長安城裡遍地都是才子,若是按照現代的模式搞個選秀活動,大約會比科舉還熱鬧。
誰還會記得一個在海選就被淘汰了的選手呢?
「唉……」桓樂嘆著氣,支著下巴坐在遊廊上,再次陷入了對妖生的深思。
優秀,到底是怎麼來判定的呢?生命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不同?還是說,老天爺在一開始,就已經創造了不平等。
所以老天爺是看他擁有的太多,才給他製造了那場鬼宴,又把他丟來現代嗎?
不不不,丟來現代是恩賜,來了現代他才能遇到阿岑。
桓樂自己有點把自己繞暈了,驀地,一個冰涼的物體貼在了他的臉上。他恍然回神,便見岑深在他身邊坐下,遞給他一聽冰可樂。
「還在想宋梨?」岑深的語氣淡淡的。
「沒,我在想你呢。」熱戀中的少年,情話張口即來。
岑深可不理會,繼續道:「他跟你是朋友嗎?」
「不算是吧。」桓樂喝了一大口冰可樂,舒服的喟嘆一聲,「我只是很喜歡跟不同的人打交道,他們跟我都不一樣,不一樣的地方又不一樣,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岑深不予置評。
「有一年長安城裡來了個遊方道士,非給我批命說我命裡無子,阿姐就把他打了一頓。道士怒了,咒我姐嫁不出去,我娘就又把他打了一頓。」
岑深對於桓家人的剽悍已經見怪不怪,不過那道士的批命,倒也有些道理。
桓樂樂呵呵的說:「現在看來,道士也沒有說錯。興許等我回去的時候,還能再見著他,因為阿姐說將來成親的時候要請他來喝喜酒。」
放過道士吧。
「關於宋梨從柳七那兒得到的東西,有眉目了嗎?」岑深問。
「還沒有,我想得有點頭痛。」桓樂故作痛苦的揉了揉腦袋,餘光卻留意著岑深的表情,眼神裡一抹狡黠一閃而過。
岑深就靜靜的看著他表演,果不其然,沒過幾秒桓樂就蹭到了他身上來。
「我想要躺一會兒,這樣想得比較清楚。」桓樂得寸進尺地靠在了岑深身上,平時挺剛健的人,這會兒像沒了骨頭,沒過一會兒就從靠著變成了枕在他的大腿上。
岑深無奈地遮住了他含笑的眼睛,「要睡就睡。」
桓樂眨眨眼,睫毛刮過他的掌心,透過指縫,還能看到岑深的臉——嗯,這個角度看阿岑,也還是好看的。
「阿岑。」桓樂抬手握住岑深的手,輕輕拿開。他的眼神是那麼的深情款款,而就在岑深以為他即將要說什麼肉麻的情話時,他又驀然一笑,支起身子來,單手扣住岑深的後腦往下一壓,迎上他的唇。
岑深猝不及防,差點沒仆倒在他身上。
阿貴也猝不及防,差點沒齁死在水缸裡。
桓樂不管別的,他有這一腔愛意要說與岑深,就得片刻不拖延。人生在世,及時行樂,是他一貫的準則。
岑深想退,退不開,大尾巴狼叼住了他的脖子,輕輕舔舐著他的動脈,又危險又色氣。
他可能又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了,岑深如是想著。
不過胡鬧終歸是胡鬧,桓樂到底沒有荒唐到在遊廊上做出格的事情,只是整個人又纏著岑深把他抱在懷裡,不能吃也能舔幾口不是?
「熱。」岑深推推他。
「可樂給你。」桓樂有辦法。他抱著阿岑,阿岑拿著可樂,還能餵他,完美。
岑深面無表情的把可樂給他塞回去,「自己喝。」
桓樂喝了一大口,笑得開懷。

入夜,兩人正準備睡覺。桓樂自稱是按摩小達人,非要給岑深按摩,岑深拗不過他,便改為趴在床上的姿勢,聽天由命了。
按摩小達人技術不大好,話還特別多,「為什麼這個要叫馬殺雞啊?馬為什麼要殺雞?牠們有什麼仇?」
岑深:「閉嘴。」
桓樂俯身,「你就告訴我嘛。」
「那是個外文詞,沒有實質意義。」岑深賞給他一個冷酷的眼神,「你不是還要看《還珠格格》嗎?去看。」
「我們一起看好不好?」
「不好。」
可最終桓樂還是拉著岑深一起看了《還珠格格》,岑深一度想把他扔出去,但看著看著竟也入了神。
「這個容嬤嬤好可怕。」桓樂說著,還縮到岑深懷裡,如果再配幾聲嚶嚶嚶,就齊活了。
看完了一集《還珠格格》,桓樂終於肯乖乖睡覺了,可躺下沒過十分鐘,他忽然又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我想到了!」
岑深:「……」
「我想到宋梨可能拿到什麼東西了,阿岑!」桓樂驚喜地看著他,「是一枝筆。在鬼宴後,我不是去找過宋梨麼?那會兒他已經走了,後來我偶然聽附近店鋪的老闆說過,看到宋梨在走之前,折了一枝筆扔進了南榴橋下的河裡。」
「筆?」岑深立刻想到了吳崇庵留下的那枝鋼筆。那是一件有記憶功能的法器,所以直至今日還能寫出吳崇庵留下的絕筆。
如果宋梨扔掉的筆與柳七有關,那又會是怎樣的一枝筆呢?
「只是我終究沒看到那筆的模樣,不好判斷。」
「也不一定是筆,興許是宋梨感到心灰意冷,不想再提筆寫詩,才把筆扔掉。」
兩人一時沒討論出頭緒來,夜色已深,桓樂怕影響岑深休息,便強行切斷話題,抱著他睡覺。
翌日,阿貴聽了這個新線索,沉吟片刻,鄭重道:「我知道了,這枝筆,一定是枝毛筆。」
話音落下,桓樂的筆尖頓了頓,一個「颯」字便毀了。他抬眸,「我們都知道那是毛筆,好嗎?」
阿貴翻了一個白眼,又問:「你這是跟李白槓上了嗎?」
桓樂重新鋪開一張宣紙,單手負在身後,提筆點墨,瀟灑詩行信手拈來。他一邊寫,一邊道:「他是我大唐的詩人,我寫他的詩,有何不可?」
桓樂又把〈俠客行〉寫了一遍,力透紙背,寫得殺意縱橫。
屋外的椿樹葉嘩嘩作響,便似金戈鐵馬,滾滾而來。
最後一筆落下,桓樂也在心裡把宋梨的事又過了一遍,可惜他此刻在一千三百年後的現代,許多事都無法考證。
這時,手機傳來提示音,是喬楓眠轉發了他的賣字微博。
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大姪子,你的字比你人醜多了。
很快,私聊又來了。
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講故事的人回來了,摩羅葉的故事,要聽嗎?
賣字少年:當然。
桓樂很快就和喬楓眠約好了時間,但是猶豫了好久要不要帶岑深一起過去。一方面他不想把岑深一個人留在家裡,可另一方面,拿到摩羅葉的希望渺茫,他不想讓岑深空歡喜,這對他的心理打擊太大了。
思來想去,桓樂還是決定自己一個人出門,反正約定地點就在南英的家,他便說喬楓眠有事讓他過去一趟,也不算全然撒謊。
臨出門前,桓樂把阿貴逮到小角落裡仔細叮囑,「阿貴,我不在的時候你要好好看著阿岑知道嗎?一有不對勁就打電話給我,我馬上回來。」
阿貴點點頭,「放心,不過你得早點回來,現在我可越來越管不了他了。」
「你什麼時候管得住他?」
「切,去你的吧。」
桓樂轉頭望向工作室,沒看見岑深的人,還以為他去廁所了,也沒多想,喊了一聲「我出門了」便大步往外頭走。
誰知推開門,岑深就倚在門口等他。
「阿、阿岑?」桓樂好一陣緊張。
岑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去找喬楓眠?」
桓樂笑笑,「是啊,也不知道他找我到底什麼事兒,可能是崇明叫我?我就去一下,很快就回來了……」
岑深不說話,岑深就靜靜看著他——編,你繼續編。
桓樂編不下去了,一把抱住岑深,「阿岑,好阿岑,我不是成心要騙你的。」
岑深冷臉看著他,「你長能耐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沒有,我發誓!」
「少廢話,走吧。」
岑深看來已經猜出了什麼,桓樂便只好委屈巴巴的跟在他身旁,一五一十的把摩羅葉的事情講給他聽。
岑深聽完後,卻古井無波,淡然道:「這世上真有那麼一種神藥麼?」
「有的。」桓樂肯定的點頭,「不論是我外祖的藏書裡還是十萬大山裡都有摩羅葉的傳說,也確實有人曾經拿到過它。只是神藥難得,這是必然的。」
說話間,兩人來到了南英的小院前。

詳細資料

詳細資料

    • 編/譯者
    • 語言
    • 中文繁體
    • 規格
    • 平裝
    • ISBN
    • 9789864941421
    • 分級
    • 普通級
    • 開數
    • 頁數
    • 352
    • 出版地
    • 台灣
    • 適讀年齡

全套帶走

全選
※ 出版日十年以上商品需另下訂,調貨時間較長,無法與一般商品合併結帳,敬請見諒。
看更多

訂購須知

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隨時掌握出貨動態:

Google play
App Store

    商品運送說明:

  • 本公司所提供的產品配送區域範圍目前僅限台灣本島。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
  • 商品將由廠商透過貨運或是郵局寄送。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無法送達,經電話或 E-mail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 當廠商出貨後,您會收到E-mail及APP出貨通知,您也可透過【訂單查詢】確認出貨情況。
  • 建議您可下載『金石堂APP』並開啟推播設定,即可收到出貨通知。
  • 產品顏色可能會因網頁呈現與拍攝關係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 如果是大型商品(如:傢俱、床墊、家電、運動器材等)及需安裝商品,請依商品頁面說明為主。訂單完成收款確認後,出貨廠商將會和您聯繫確認相關配送等細節。
  • 偏遠地區、樓層費及其它加價費用,皆由廠商於約定配送時一併告知,廠商將保留出貨與否的權利。

提醒您!!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