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最值得期待的新銳小說家──陳柏言 文/洪啟軒



1991年出生的陳柏言,被小說家甘耀明譽為值得期待的「八年級小說家的領先群」,今年出版了《夕瀑雨》與《球形祖母》兩本小說集,豐沛的創作產量,同世代的八年級作家無人能及,小說家駱以軍更盛讚他的小說語言成熟:「文字上的運動感亦像颱風過境,把天地都掀翻了。」

目前就讀台大中文所博士班的陳柏言,從學生文學獎開始出道,而後接連兩年奪得宗教文學獎小說二獎與首獎,2013年再以〈我們這裡也曾捕過鯨魚〉掄下聯合報文學獎小說首獎,並連續兩年入選《年度小說選》,逐漸在文壇嶄露頭角。

陳柏言的小說背景多以屏東、高雄的鄉鎮為主,但寫來不落窠臼,具有多年編輯經驗的作家季季就說:「他的『新鄉土』作品從未落入『偽鄉土』的險境。」顯見他的觀察與書寫之細微,上接十多年前甘耀明《神秘列車》、吳明益《虎爺》等人以降的文學技藝,並非只是純粹的寫實與炫技,甚至開展了新一代鄉土題材的格局與眼界。更重要的是他筆下的人物生猛有情,在宗教祭祀與庶民日常上著眼至深,小說對話使用的臺語漢字,可上溯自六○、七○年代黃春明、王禎和一輩的寫作模式,不只完整模仿鄉人的說話方式,更有意還原鍛造語言的藝術。

與收錄「少作」的《夕瀑雨》相比,剛出版的《球形祖母》寫作更為成熟完備。例如同書名的短篇〈球形祖母〉,看似魔幻而怪誕的小說內容,裡頭卻有著異常乾淨的文字,如實呈現鄉野鄰里的真實樣貌,讓人真有返鄉的感觸,這是他獨有華麗而不鋪張的敘事方式,因而小說家林俊?說他:「讀來一如現前,節制的抒情。」

年輕的小說家北上求學,時時回望南方的深情眼神,成了書寫小說的關鍵。陳柏言表明自己喜歡那些「轉眼間就會消逝的東西」,他曾語帶三分惋惜七分驚喜地說:「我竟然可以看到某些文物變成歷史的一刻,那個風化的過程。」因此書寫《夕瀑雨》與《球形祖母》,也正是一個文藝青年不斷奮力抵抗遺忘與風化的搏鬥,一反八年級世代對動漫、虛擬敘事的執迷,他透過小說記錄當代鄉土的種種變異,找到了屬於他與一整個世代記憶故鄉的方法。

如果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奎斯的《百年孤寂【限量精裝版】:出版50週年紀念!內含全新譯本精裝版和《他們的百年孤寂》10位名家紀念特輯》將小鎮馬康多推向了世界,那麼陳柏言也用文字,把他位在屏東枋寮的故鄉北勢寮,化作了另一座馬康多,以小說形式造出自己心靈的原鄉。

小說是他的「本事」,《球形祖母》裡多的是彷彿就要聞到血腥海味的拍賣漁市,或者就要看到一棵老榕樹旁賣著冰的盲眼老人,在按著「叭噗」的神態……他的文字將一切召喚到眼前來,隨時都要衝出了紙,好像就要浮出一座喚作北勢寮的「移動港鎮」,這不是一般的新人登場,而是難得一見的新銳小說家再進化。


延伸閱讀

球形祖母

夕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