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楊瀅靜:在現實裡以不圓滑的腳步向前,在詩裡堅定無畏 文/張揚



楊瀅靜寫第一本詩集《對號入座》時,在花蓮讀書,在台北教書,每個禮拜兩次的火車,在火車這個移動又密閉的空間,她寫詩,思緒跟窗外的景色一樣飛快的流逝。她容易受到畫面以及聲音的蠱惑,安靜地觀察身邊的一切,有時只是一個畫面或一句話,就能為此寫詩。她是靈媒一樣的存在,接收外界的這些,再將他們反芻轉換成文字。有時她寫日常生活,將不愉快的事情寫出來,只寫一次,難過再寫一次,這樣足夠,就當困境都被寫死。楊瀅靜心裡明白寫作無法救贖,也無法解決事情,所以她不讓自己耽溺在悲傷的氛圍中,適時抽離,唯有寫作的時候才全心沉浸,因此她大部分的詩總是悲傷。

曾經有一段時間,楊瀅靜的詩句在網路上廣為流傳,比方說:「我不會說他不好/因為已經好過了/好過的人是溼透的糖/只有在貧乏的年代/才會不斷回憶困窘的甜味/要過好的日子就是忘掉好過的人」有太多人抄寫與誦讀,她幾乎有種被他人透視的錯覺。但她的第一本詩集才剛開始被人們記起、詢問、購買之時,卻已絕版,只有少數的人翻閱過,記得她是一個寫詩的人。因為第一本詩集被看見,她有了第二本詩集的出版機會,雖然這之間已過了六年。楊瀅靜從花蓮回到台北,就像第二本詩集《很愛但不能》的分卷頁,從「狀態」到「自然」,再從「身世」到「城市」,最後歸返於「時間」。「時間」之卷的詩作,收錄她對生命與死亡的看法,她總感覺死亡的陰影無處不在,就像意外的大雨,對忘記帶傘的人造成傷害,如她放在封底的文字:「你留下我/好像雨是挫折/等著給予那些身體重擊/但我不知道那些雨/遲早會不會趕上我/讓我的一生也白費」。這本詩集的編排,符合人一生的軌跡,道盡了人生的各種狀態。

在《很愛但不能》裡,她忽而抽象忽而具體,可以編造他人的故事,也可以是自己的身世,她回到城市過著漂流的生活,現在她在捷運上寫詩,她的書桌是移動的,她將自己藏身於人群之中,在喧鬧的聲音陪伴之下,安靜的創作。認識她的人覺得她整個人偏冷調,但她只是不知道如何表露自己,只好用創作隨時處理、調整自己的情緒,楊瀅靜在他人的眼裡,是個「反差很大」的人,詩裡的感情強烈,你若想要更全面的認識她,還要透過她寫的東西。

若問楊瀅靜在《很愛但不能》裡,有沒有接近她自己的詩,她說是〈善良的代價〉、〈越界〉這兩首。她在詩中形容自己:「我這麼安靜又內斂的人,只有在/跟小朋友講課的時候才大聲/老是畏畏縮縮地愛著別人」又說自己「而現在,生活中隨隨便便一個越界/就好容易使我舉步維艱」。在第二本詩集之後,楊瀅靜常常覺得自己在越界,做了許多以前不會做的事,比方說上廣播節目宣傳、開新書分享會與讀者近距離接觸,她每每說很緊張,但是在做完之後,越界好像沒有想像中困難,這也很像雨滴:「從玻璃窗流淌而下的水滴/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它正勉強地拉長自己/讓滑行的軌道/不甚圓滑地完成了」在現實生活中以不甚圓滑的腳步向前,在詩裡面處理任何題材都能堅定無畏,或許這就是楊瀅靜的樣子。


延伸閱讀

很愛但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