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見過地獄的鄉民 文/周美珊(寶瓶文化編輯)



還記得第一次跟大師兄見面後,總編載著我回公司的路上,她突然說:「如果大師兄早二十年出生,他也許就是那種會坐在大樹下給村里的老少講故事的講古先生!」

聽到這段話的當下我直呼「對耶」,講得實在太精準了!是啊!如果大師兄出生在手機與電腦不若今日普及的年代,他絕對會是一個魅力四發的講古佬。

然而,生在科技網絡發達的現代,大師兄是什麼呢?
當然就是鄉民啦!而且還要是寫了一手好文章的鄉民!

我問大師兄,鄉民寫作的時候有什麼儀式嗎?
他說,他會找一座舒服的沙發,或者舒服的床,然後躺下去,再掏出手機,就著手機小小的熒幕一字一字地把文章打出來。

「所以我跟我媽說我在寫作,她都覺得我在唬爛!」說這句話的大師兄不無委屈。

但是這樣的大師兄還是無法令人同情呀!怎麼說呢?這樣一個天生的說書人,信手拈來就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好故事,能不讓人羨慕嫉妒恨嗎?

大師兄先是成為一位鄉民,再成為接體員,才成為大師兄的。缺一不可。

有些人,你把他放到一個惡劣的環境裡,他會成為環境的一分子;而有些人卻會有意識地去抵禦整個大環境,總是保持警醒,維護自己的初心。

大師兄就告訴過我,在殯儀館工作的人,習慣了生死離別,習慣了他人的悲劇,後來也讓自己的人生活成悲劇。

而他對於自己的期待,是希望自己可以一直保持著一顆對人的同理心,維持著做人的溫度。即使每天都看到生離死別的故事,但他希望自己都可以在這些故事中感受到還可以活著的美好。

雖然總是幽默開朗,但大師兄有時候也會顯露出幾分憂鬱。在成為殯儀館的接體員以前,大師兄曾經擔任過照服員,他總在做別人不想做的事。他說,他不是一個會為自己的未來作打算的人,但他的人生走到這一步其實一直都是受到他父親影響。

他父親中風需要人照顧的時候,他接受職訓,成為了照服員;而在他父親過世後,他去到殯儀館,就立志要在那裡工作了。

我問大師兄,假設你現在可以對十年後的大師兄說一句話,你想說什麼?

大師兄回答得簡單:「恭喜你還活著,以後好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