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趙政岷 只相信努力 ,寧作行動的巨人 文/湯芝萱(文字工作者)



請出谷歌大神看見的趙政岷,總是一臉爽朗笑容。在一萬四千多筆資料中,他是工商時報經濟評論員、工商時報經營知識版主任、中國時報旅行社總經理、時報周刊副社長兼總編輯……同時是危機處理專家、旅遊達人、人資管理高手。而不論在哪一個人生階段,他都用同樣的笑容去面對紛至杳來的種種挑戰。

走向極大化 擴大規模

出版業近幾年被喻為進入寒冬,進入時報文化僅兩年八個月的趙政岷如何面對這麼大的挑戰?

「出版環境確實比我想像得還嚴峻,讀者在改變,市場在下跌,而且下跌幅度遠比想像中的大。往未來看,我也不認為景氣會回來,持平或再回溫一點就要感謝上天了。這的確是很大的挑戰。我們沒有理由怪讀者、怪通路、怪市場,只能怪自己沒有跟上顧客的需要。不能怪讀者不看書,而是我們沒有做出讀者想看的書。」他經常如此與自己對話,也這樣激勵同仁。

因此,只能改變自己,這兩年多來時報文化出版有幾項重大改變。首先,是讓出版規模「極大化」。

「現在的出版市場走向兩極化,一是『極小化』,屬於三五人小出版社游擊隊式的出擊模式;另一就是『極大化』,讓大者更大,成為領導品牌。」趙政岷說。因此,他讓市場規模第二大的時報文化更擴大出版規模──編輯部增加二到三成人力,更併入原推守文化的編輯團隊,成立新的編輯部;調整前後勤人員比例,前勤單位(如編輯、業務)及後勤單位(如資訊、財管),從以前的1:1,調整成1.5:1。前線作戰的軍隊如虎添翼,後方補給的環節更要求精準到位,讓事業體體質更健康。

編輯群擴大後,產品走向多樣化,讀者年齡也更多元,除了時報文化為人熟知的人文社科類書籍,也增加了如明星書、圖文書、生活類及社會議題類的書,甚至有歷史小說、漫畫書,於是有《驚人的神效刮痧板》《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以及有以圓角處理的「范范與飛哥翔弟的幸福日記」」《熊貓來了》,不只是感性的體悟,還有充足的知識……出版品項如此多元,時報文化出版看來簡直就像一片繽紛花海。

但這樣的美景不如他想像得長久,整體出版事業的下滑趨勢又阻住了成長的力道,簡直像人類無力阻止氣候變遷那樣,不能只仰賴美麗花草帶來的「微利」,而必須再次轉型,他說:「這份工作比想像中的難,我不敢想太長久的未來,因為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我不相信運氣,只能努力做,認真面對。」

加強B to C 跨界出擊

「現代人的閱讀量並沒有下降,甚至還比以前大,只是閱讀的載體轉為移動式閱讀──從手機、電腦上閱讀,讀的是line或Facebook。」趙政岷說,「要讓『書』不只是書,要走出『紙本』之外的可能性。」

當書不只是書,於是,我們看見時報文化在「空間」上的跨界──走進第一個由臺灣舞團經營的劇場,2015 年4月,在這個華人世界第一個以表演藝術為主題的文化園區中,與雲門劇場合作開設了第一家書店「大樹書房」。

當書不只是書,於是,從時報文化歷時二十年的商業書系「Big」出發,根據Big、Idea、Growth這三個理念,於2015年9月創辦了新型態的商業知識刊物《Big大時商業誌》,提供讀者更即時、更本土、更周全的「商業生存的知識與常識」。更進行「數位」的跨界,成立「有時聚聚俱樂部」,辦活動、辦讀書會。

過去時報文化出版的書,主要是透過通路到達讀者手上,因為書不只是書,作家也就不只是作家了──增強活動的力道,出露營書,就請作者到野外教授露營課程;出美食書,就開講座。作者跟讀者有更多互動,作者不只以文字來面對讀者,也能提供更多服務。

此外,為了把「年輕化」做出來,行銷手法也尋求跨界。在臺灣,說到村上春樹,想到的就是時報文化。為了維持緊密合作關係,在出版《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時,在忠孝復興捷運站製作了長1.5公尺、寬四十公尺的廣告,前所未見,氣勢驚人!而出版丹‧布朗新書《地獄》時,則是第一次出版業與電信業的跨界合作,讓新書在台灣大哥大店面販售。

回到書的本體,趙政岷說:「我們重新定義『書』,要讓讀者願意捧在手上。過去可能只要有Knowledge,讀者就會買單,現在書卻可能成為一種娛樂,一種展示。」陳文茜的新書《我相信失敗》《我害怕成功》正是最好的例子:封面燙金、穿線膠裝,左上角的開洞猶如一顆太陽,以橘黑對比來強調書中受訪者的堅強信念。

由於時報文化在上市公司中被歸為文創類,所以新世代圖文作家Dorathy的《表白》深受歡迎後,也開發了文創商品,有手帳與年曆商品等等,「跨界,是為了找到新的可能。只要是任何可以提供服務的,我們都會嘗試。其實就是『圖生存』,畢竟我身為專業經理人,也是法人代表,一定要保障股東的權益、同仁的福利,而最重要的是就是能滿足讀者。」

花更多力氣 創新嘗試

談到新的一年,趙政岷表示,「量仍會維持在每年420到450本新書,但會花更多力氣來做強、做新、做精。不斷的創新、嘗試並不容易,因為舊的衰退,而新的還在建立。在行銷上,則會更『大小眼』,只要有機會就更努力衝,就算衝過頭也沒關係。」

不知道為什麼,聽他談及這些理想與實踐的過程,讓人想起了「舉重若輕」這四個字。過去深厚的報刊及旅行社工作經驗,讓趙政岷總能在最短時間內因應危機、掌握議題,就像駕駛雪橇在冰原滑行,能順暢前行,又駕輕就熟的閃避突如其來的阻礙;即使冰原遙遠一角正在崩落,在更大的崩解來臨前,他必能領導團隊,組成牢靠沉穩的巨筏。也讓人想到,在被說是幸運時,他只露出一貫爽朗的笑容,堅定的回答:「我只相信努力!」

2015出版風雲人物獲獎理由

在不景氣的洪流裡,當「撙節」成為王道時,他卻以「極大化」策略反其道而行,擴大出版規模──擴編、產品走向多樣化,讓事業體體質更健康。
當閱讀的載體日漸多元化時,他看到「書不只是書」,一定要走出「紙本」之外。於是加強B to C,從 跨界出擊中,找出更多的可能性。
現任時報文化出版企業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趙政岷,擔任專業經理人重任以來,寧做行動的巨人,不當理想的奴隸。以新媒體的視野,融合40年文化出版的厚實基礎,擴大華文出版,再創新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