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恩佐:我成為不顧一切熱情創作的大食怪! 文/蔡曉玲(大田出版編輯)



「曾經我像一座壞掉的機器,滿腦子充滿疑問。」恩佐說。

從在《自由時報》發表作品以來,恩佐已經在圖文創作上努力了十年。出版過《海豚愛上熱咖啡》《因為心在左邊》《最遠的你最近的我》(皆為大田)、《一年甲班34號》(時報文化)等叫好叫座的暢銷書,也為保羅.科爾賀、史賓賽.強森、九把刀等國內外知名作家繪製過封面與內頁插圖,恩佐早在讀者心中佔有一席之地。

而在創作的第十年,他交出了《妖怪模範生》(大田)這部足以扛起十年重量的長篇大作。

但恩佐卻說,創作《妖怪模範生》之前,他曾經有長達兩年多的時間是壞掉的。

那段期間的他,雖然腦子裡滿是故事,但常常畫了幾頁就停下。

就是所謂的──陷入低潮。

他混亂的腦子裡,充斥了問號:創作是讓自己發亮還是焚燒?到底,我為了什麼存在?而我又該往哪走?……沒有出口,只能不斷對著自己自問自答。恩佐說:這是種真正的寂寞。

「我渴望遇見能與我相通的靈魂,但本質上我是一個喜歡獨處的人,而且,我得獨處的時間比我需要的多了很多很多。」

那時,他出版了寂寞系列──《寂寞很簡單》《寂寞長大了》(皆為大田)。

在這樣低盪的心情裡,他在畫作中揮灑以大面積的色塊,黑色的、紅色的,以往他擅長的細節描繪,在寂寞系列中變少了。「從畫中,就能讀出我當下的狀況。」

所以我們看到《寂寞很簡單》封面上拖著長長黑披風的男孩,凝視著那朵世界中唯一的玫瑰;我們看到《寂寞長大了》封面上,男孩站在大片紅色布幕之後,注視著讀者,因為紅色是原色,寂寞其實也是。

當時的他,困在自己的世界裡,還一度以為:他人是妖怪。但同時,恩佐也反問自己:「也許在他人眼中,我也是妖怪?……」這一問,他腦子裡多次演繹的一篇篇故事中,有個關於妖怪的爬了出來。那故事裡有一座妖怪醫療所,收容了好多心靈受了傷且失去人形的人類,他們都是在無意識下變身為妖怪。這些「失格」人類,接受「專業」的治療,等待痊癒後回到正常世界那天到來……

「我感覺到我又能創作了。我突然的稍微釋懷與放鬆,回到過去單純愉快的創作狀態。」

2010下半年,壞掉的恩佐修補了自己,他一古腦地栽進《妖怪模範生》。那個已在他心中運作多年的妖怪醫療所,在情節與畫中成形。林小美、刻薄鬼、大食怪、大嬸婆、醫生、沙豬伯、髒無忌、咕米、鳥男孩……每個角色都是他對人性缺點與脆弱點的理解。

這裡集結了人性的所有軟弱。

「能重新回到創作的我,是幸運的。」經歷過那兩年的低潮,恩佐理解了,人的生命是短暫的,能力是有限的。做書是讓自己快樂,也要讓讀者快樂。讀者在閱讀他的作品後若有了愉悅與感動,這些情緒會自然地回到他身上,轉化為他的創作能量,成為支持他繼續前行的力量。

他會在心中永遠給妖怪醫療所留個位置,將那個帶刺的自己收在裡頭。「我不再需要我愛的人一定得了解我,只要讓他們知道他們對我而言很重要,這就夠了。」

問到恩佐他覺得自己最像《妖怪模範生》裡的哪個角色,他說:「大部分時候是醫生善解人意、傾聽別人的那一面,但有的時候,相反的那一面會跑出來(笑)。」再問到他最喜歡哪個角色:「大食怪,我喜歡他執著某樣事物的不顧一切。」

此時的恩佐,身上蓄積了滿滿的創作能量,似乎能看到,他腦子還有許許多多故事在各自發展活躍著。現在的他還寂寞嗎?也許他會開玩笑說:我有一種妖怪的寂寞……


*文中恩佐照片,由大田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海豚愛上熱咖啡

因為心在左邊

最遠的你最近的我

一年甲班34號

幸福練習簿

寂寞很簡單

寂寞長大了

妖怪模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