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十年一夢 文/皇冠編輯部



《百年孤寂》會出現在我生命裡,其實跟侯大哥有關,小時候的愛書《親愛的老婆》裡,雅麗姐為了測試侯大哥而故意遲到,侯大哥讀《百年孤寂》太過入迷,完全沒有生氣,讓雅麗姐留下強烈印象,決定選擇侯大哥。(看,書對我們的人生果然很重要啊!)《百年孤寂》就此烙印在我心中。

二??八年,我剛從編輯踏入版權的世界,也第一次參加法蘭克福書展,難以計數的出版社與經紀公司的展位,一場又一場以半小時為單位的會議,讓我眼花撩亂,興奮莫名。到了某一場西班牙經紀公司的會議,窗口問:「妳們想找什麼?」當時的主管回答:「Marquez.」窗口搖搖頭,說我來介紹其他作家吧。會議結束後,好奇地問主管,剛剛講的該不會是馬奎斯吧,《百年孤寂》的馬奎斯?答案是肯定的,可惜我們只能帶著被拒絕的落寞,前往下一場會議。

爾後越了解《百年孤寂》的版權狀況,越發現是座難以撼動的高山。馬奎斯造訪中國,發現遍地皆是此書盜版,氣憤之餘決定絕不授權中文版,台灣因此遭受池魚之殃。我們可以讀到正式授權的《智利祕密行動》、《異鄉客》、《愛在瘟疫蔓延時》、《迷宮中的將軍》,但就是沒有《百年孤寂》,市面上所見的版本均未獲得正式授權,但已是多年來眾多讀者心中的經典。

這樣的一本書,我們要如何敲開通往山後的路?

答案無他,唯有時間。

從第一次參展開始,除卻懷孕無法參加法蘭克福書展,每年必定要約的,就是馬奎斯的經紀公司Carmen Balcells Literary Agency,固定發問與回答,我們想爭取馬奎斯的作品,即使答案永遠是窗口如佛般的垂目微笑,也要見。

二?一六年的某個炙熱夏日午後,經紀公司的窗口來了一封信,問我們對馬奎斯作品是否仍感興趣。看到這封信,心都在顫抖,趕緊打電話給老闆,沒想到夢有可能成真的一天。

老闆很快決定出價。而我滿懷期待,希望回信就是授權的好消息。可惜不是。窗口告知有其他出版社出價,看我們要不要調整。有時的確會碰到來回競逐,耐心是必要的,我們等了這麼多年,這一點的耐心,小菜一碟。

出價、競逐調整,向窗口打探情勢,每一步都懸在心上,深怕哪個環節失算,機會就離我們而去。窗口說不如提供企畫案吧,讓馬奎斯家人更了解你們對《百年孤寂》的想法。當然好,處女座別的優點沒有,就是堅持跟毅力。企劃案可以更從容地傳達,以出版社的立場而言,為什麼獲得《百年孤寂》正式授權如此重要,而對身為讀者的我而言,《百年孤寂》又具備何種意義,當我終於讀懂這本書,略略理解了人生的孤獨與苦澀,它伴隨我走了哪些道路。

企劃案遞出後,兩週毫無回音。探問情況如何,窗口的回覆卻讓我在電腦前瞬間淚崩。我們的企劃案比較出色,但是另一家再度提高預付金,形成落差,馬奎斯家人應該會選擇對方。還記得那是孩子睡著之後的夜晚,我一邊流著不甘心的眼淚,一邊絞盡腦汁再陳述一遍,為什麼我們願意花上將近十年的時間,也要經由合法授權程序,爭取出版《百年孤寂》。

窗口再提出一個關卡,希望知道我們選擇哪位譯者。如果要盡快出版,使用簡體版的譯稿是最快的,但這樣就失去了繁體中文版的關鍵意義,當我們終於能有自己的合法版本,自然要運用台灣譯者與出版的力量,把這本書做到極致。因此我們希望邀請長期合作愉快的西語譯者葉淑吟小姐。我必須說淑吟豐富的翻譯經驗與亮眼的譯作表現,對我們拿到《百年孤寂》有莫大助益,因為就在提供淑吟的資料後,馬奎斯家人回心轉意,全心相信我們是以百分之百的熱情面對這本書。

從二?一六年夏季到秋季的斡旋,我在法蘭克福書展前夕收到了草約,這是一份並不容易的契約,而我們也用如履如臨的心情,逐步進行出版的各個環節。出版就像接力賽,拿到版權之後,就是託付給譯者的時刻。我想趁這個機會表達對淑吟的感謝,我們有年齡相仿的兩名稚子,她每天的時間理應都被分割得很零碎,而淑吟無疑是在孩子入睡後把握時間繼續工作,每次收到她的信都是半夜,如果不是有強大的信念跟意志力,是不可能完成《百年孤寂》的翻譯。

二?一七年的法蘭克福書展,照例再與經紀公司開會,很興奮地說明我們準備的行銷資源,以及邀請十位重量級台灣作家撰寫特輯的計畫。會議結束時,窗口說:我很高興是你們拿到這本如此摯愛的書,把《百年孤寂》託付給你們,是正確的選擇。

這下我又哭了,不過這次,是欣喜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