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
結帳

人在跨年狂歡,俺在螞蟻上樹 文/Wolf Hsu



前幾天與剛出新書《失物風景》的友人夏民在線上閒聊,他說到2018年終於結束了,今年很忙之類;俺說其實年年都忙,而且俺準確地記得2017年的年末俺在忙什麼。 那事的起因要再往前推兩年。

2015年的下半年,俺正在寫長篇《抵達夢土通知我》的稿子。這部長篇在2016年的1月3日寫完初稿,寄給編輯,等編輯回覆意見之後,整個上半年都在往復修改,一直到7月初改完第五版,才算定稿。

在寫《抵達夢土通知我》的那段時間裡,有回與俺總稱為「社長」的張國立老師吃飯喝酒,社長提到一個點子,這個點子同時具備台灣特色及推理元素,社長建議當時在座的幾個寫作者互相貢獻一些想法,整理出來後,由一個人把故事完成。

除了讓國內的華文推理書市多些有趣作品之外,社長的點子其實還有讓華文推理更容易在國際推理市場被看見的目的──結合他國沒有的地方特色,可以成為這本小說讓他國版權代理及編輯關注的焦點。社長希望這本小說可以在2017年的第一季完成初稿,大家越快把點子整理出來,負責要寫的人就能夠越快動筆。

是的,本來只是「這本小說」。

彼時俺既然正在忙《抵達夢土通知我》、不知會修改到第幾個版本,自然很一廂情願地覺得寫這本書的工作不會著落到自己頭上,提一些關於故事的想法沒啥問題,席間有因故要在台灣待幾個月、作品也常以台灣為背景的香港作家譚劍,還有寫作速度非常快的社長,想來要在預計的時間寫完不是問題。

於是大家各自提了想法,約定時間再聚,然後麻煩來了──三個人提的想法都符合社長原先的點子,但內容實在差距太大,很難整合成一個故事。

《抵達夢土通知我》還沒最後定稿之前,俺透過出版社接觸了冤獄平反協會和廢死聯盟,打算寫一系列短篇小說,以「修改推理小說」的形式包裹國內真實發生過的冤獄事件。短篇小說俺的動作算快,這系列作品也有相當豐富的參考資料,比較費事地是按照俺想要講述的主題去大量資料裡挑選案件、將其改編置入俺的小說裡頭。

然後《抵達夢土通知我》定稿了,俺又被找去幫忙幾個影視劇本的提綱和修改;三個人把各自的想法發展成初步的大綱,看起來還是沒法子整合成一個故事。乾脆各按自己的大綱寫故事好了;大家最後決定:如果來得及一起出版,那就是個有趣的話題,不然的話也會是一系列情節互不相涉、但都有同一個特色的華文推理小說。

2016年下半年,俺一面忙那些臨時找上門的提案,一面查資料寫短篇,一面慢吞吞地修改這份大綱;那個點子由社長提出相當合理,畢竟社長的寫作範圍除了小說之外,還有旅遊、美食,甚至兩性議題,但這點子著落到俺頭上就很麻煩,因為這涉及某個俺相當不熟悉的領域,要寫得像樣,得先做不少功課。

大綱磨磨磳磳地修改到2017年初,俺才開始真正動筆寫這本長篇。那時系列短篇的初稿都已經寫完了,進入後續的修改階段,不過因為事涉真實案件,編輯對內容也提出許多意見,有幾篇修改到第九版才終於定稿,所以長篇的寫作走走停停,而且一再回頭更動大綱。

系列短篇在2017年下半年集結成《FIX》出版,在俺原來的計劃裡,寫完《FIX》該寫的,應該是《抵達夢土通知我》的續集,也就是以《碎夢大道》主角講述的第三個故事;《碎夢大道》、《抵達夢土通知我》和這個還沒寫的長篇會是三部曲,主角的一些疑惑和追尋,以及原來就在《碎夢大道》裡埋的伏筆,要在這個長篇裡做個小結。

可是由社長提議的這個長篇已經拖得有點久了,俺自己覺得有點不耐煩。俺同編輯說,這個第三部曲先緩緩,2017下半年讓俺把手頭這個拖拖拉拉的長篇解決掉,2018再來寫《抵達夢土通知我》的續集。

能夠比較專心對付一個長篇,進度就比較像樣;俺從2017年8月左右開始回頭對付這個預計要寫大約十五萬字、但當時才寫了大概五萬字左右的長篇,希望在2017年結束前把它結束掉。

結果事與願違。俺在2017年12月時寫到倒數第二章,然後患了重感冒。

所以,俺很清楚地記得2017年的年末俺在做什麼──俺裹著外套,頭腦昏沉,一面發抖一面趕長篇進度。最後一章會揭開所有謎底,不過倒數第二章已經是故事高潮,主角們接近真相、遇到危險,而俺一面在鍵盤上啪啪啪地敲打情緒緊繃的橋段,一面努力擤鼻涕。

2018年過了一週,俺寫完初稿,當時這部長篇叫做《螞蟻上樹‧開到荼靡》。

交稿的兩個月後,俺擬完第三部曲的大綱,開始寫作;《螞蟻上樹‧開到荼靡》後來被定名為《螞蟻上樹》,編輯提了修改意見。第三部曲在2018年12月中旬完成初稿,在那之前,俺也做完了《螞蟻上樹》的修潤工作。

2019年的1月底,《螞蟻上樹》會先與讀者見面,社長的大作《炒飯狙擊手》也會同時推出。從這兩本書的書名,大家不難想像當時社長到底提了什麼樣的點子,閱讀時也會發現,從那個點子發展出來的兩個故事,有多大的差異,以及各自有哪些趣味。 而在第三部曲還沒正式出版前,俺也該開始整理關於下一本書的想法了。

年年都忙啊。但不寫故事,活過這些年月又有什麼意思呢?

延伸閱讀

失物風景

FIX

抵達夢土通知我

碎夢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