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我的妹妹韓良憶 文/韓良露(美食作家)



我妹妹韓良憶小我四歲多,這個年齡差距如今看來幾乎沒多少差別,在童年時代或青少年期卻差距很大,也因此造成我對她的一些大大小小的影響。

說來很少人知道,良憶唸北投中山國小(早已改名為逸仙國小),一直唸到小學三年級都沒學籍,因為她的身份是寄讀生,為什麼她會寄讀呢?這要怪我,也同樣唸中山國小的我,在上三年級前就一直拐騙良憶跟我一起上學好作伴,我們的父母向來好說話,不知怎地就應允我們的吵鬧請求;跟學校談了個寄讀條件,當時北投還屬陽明山管理局管轄,可能比台北市教育單位好說話,良憶就去唸了。

照理說寄讀一年後第二年要重讀,偏偏良憶天資過人,一直考前三名,老師想想這位學生功課這麼好,怎麼好請她重唸一年,於是一年又一年地升上去,一直到三年級時才發現大事不妙,最後還是在多方請託下才讓她不必回小一重讀(天哪),有驚無險地從三年級起註冊拿到了學籍(也因此良憶一直比同班同學小一歲半到兩歲)。

良憶從小就很會唸書,學校功課沒看她用功,因為跟著我這個愛玩的姊姊,是不可能有太多時間讀書,我從小就是孩子王,尤其會號召弟弟妹妹做隨從,順便幫我打零工,我從小學起就會帶著弟弟妹妹出門吃喝,零用錢雖然是父母給的,但我一路管付帳,因此這種我付帳的習慣到弟弟妹妹三、四十歲時還改不過來,當大姊大的人總得付出代價的。

此外,我自小學起就會做點小生意,像去柑仔店批發籤牌去給蓋房子的工人抽,或賣門票在家開表演會,我當主持人,妹妹弟弟唱歌跳舞,吃的東西都由爸媽的冰箱提供。良憶就這樣一路被我指派幹活,小學時負責唱歌跳舞,升上北投國中後,媽媽從學校老師那得知良憶竟然是北投國中有智力測驗以來智商最高的人,從那時起我就視她為小天才,既然如此,我就起了栽培之心,但我竟然沒想到要培植她做大科學家,反而從國中起就拿一大堆課外的文藝書籍蠱惑她的心靈,而在她國三那年,經常在台北漢口街台映辦藝術電影試片的我,幾乎每場都帶良憶去,也讓良憶成了當年台灣最幼齒的藝術電影影癡(我到底做對還是做錯?)

不太用功的良憶,只上了中山女中,也是我的母校,可惜了她,但當年我上中山時,同班同學都說「老天沒眼,才會讓每天都在玩的韓良露考上二女中」,良憶曾告訴我,她一進中山就被教官警告,事出有因不怪她,「妳姊姊當初在學校發台灣政論的傳單,妳千萬不准學她。」奇怪的是,教官卻從未找我麻煩,大概因為我只唸了一年就轉學了,讓他來不及管束我。

良憶說她在成年之前,多多少少在韓良露巨大的身影下過活,姊姊太交遊廣?,文藝圈的人看到她都會說她是韓良露的妹妹;偏偏她和姊姊興趣太相似,都喜歡文學、電影、音樂,也都專長於旅行、美食、烹調。

有許多讀者或社會大眾分不太清楚韓良憶和韓良露的差別,但我們還是有分別的,像良憶一直比姊姊守份,例如良憶不逃學,功課一直比姊姊好(良憶隨隨便便就考上了當年的第一志願台大外文系),男朋友交的比較少,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做固定的編譯、記者工作長達十餘年,良露卻從來沒上過固定的班,良憶比較像女生,會擦保養品、化妝、塗腳指甲油之類的,朋友也以女性為主,良露交的朋友卻大多是男生或中性化的女生。

良憶是雙魚座,月亮在牡羊座,良露是天蠍座,月亮在雙魚座,了解占星學的人才知道,良憶是外柔內剛,良露卻是外強內軟;良露是大姊,一直頂著家,良憶是小妹,比較可以自在過日子。良憶本質上是過安份日子的人,翻譯、寫作、烹調、旅行,也嫁夫隨夫住在荷蘭,但做姊姊的我,有時就不免感慨起來,這個我從小到處推銷的小天才,是否已充分發揮了她的才華與潛能呢?雖然今日我還是常常內舉不避親地告訴他人,良憶的電影書籍及美食書籍及文學書籍的譯筆多好(但台灣有多少人重視翻譯呢?)良憶的菜也做的很好,良憶的旅行及美食文章也越寫越好,難道這樣的她還不夠完成自我嗎?

很少姊姊會對自己的妹妹期望如此深切,這不知是良憶的幸還是不幸?隨著我們年歲漸長,如今我對她最大的盼望卻是希望她過得好,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如果她這一生有任何的難關,我想她會知道,她至少有個姊姊會幫她頂一下。

**************************

*民以食為天,但包括食物的身世、食材的烹調手法,甚至是菜餚的地域文化,看似簡單平凡的「食」背後,可能都包藏著許多的學問。在韓良憶的最新著作《吃‧東‧西》(皇冠)中,她或爬梳食物歷史來由、或介紹各地風味料理、或提供菜餚食譜;但居遊各地、吃遍東西方的她,最愛的卻還是一碗傳統的陽春麵或切仔麵!透過本書,你也可以一起體會食物的純粹與美好!

*文中韓良憶照片,由皇冠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