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李亞,英雄已無用武之地 文/小野(作家)



五年前冬天的某個黃昏,我和李亞騎著單車在渴望村追落日,我們父女似乎同時感染了夸父追日的悲劇英雄氣質。空曠的台地刮著強勁的冷風,我們低著頭默默地踏著單車,追落日一直追到很遙遠的地方,從那兒可以遠眺藍鷹高爾球場。我們父女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這樣一起騎車了,尤其是李亞去了義大利攻讀視覺設計以後,她就像是一隻展翅高飛的鷹,我只能偶爾仰望的份。

晚餐過後,我們父女並肩坐在書房長長的書桌前,她繼續寫她創作生涯中的第一篇奇幻小說《無用武之地》。而我則是乖乖地寫我的專欄。這時李亞告訴我她的創作構想。在一個生物進化後的太平盛世,物種已經完全融合了,每個生命都用他的「功能」來分類,大家共生共滅相安無事,戰爭只出現在歷史書中。

有一個在「功能」上無法歸類的生命誕生了。布林出生的時候不停地哭泣,因為他生錯了時代,他是天生的大英雄,但這卻是一個不需要英雄拯救世人的時代。李亞想寫的是一個「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故事。我覺得這個故事非常有深意,用奇幻反映了現實,投射出這整個世代年輕人的心情。讚。我對李亞說。值得繼續寫下去。花十年都值得。

李亞說她小時候很想當個拯救世界的英雄,不過現在不再會有這樣的念頭了。她說在他們這一代人身上,連傷疤都不再有英雄感,也不再會被敵人打斷胳膊,或為了真理拋頭顱灑熱血而死。她說雖然他們沒有經歷過英雄奮鬥的過程,但是卻得到一個不可撼動的時代,和一個爛結果。從網路公司轉戰到一家知名大報當副刊編輯的李亞上班不久,便規劃一個以七年級為主的專題,寫下了野草莓世代宣言:「……沒有命要革,沒有義要起……不吶喊,不遊街,豪情壯志怎能不在和平中消散……沒有火花,沒有熱血,沒有舞台,沒有戰場……遊戲已經破了關,大魔王不見了……自愛成了唯一值得驕傲的情操。」因為要自愛,所以李亞埋著頭繼續寫著《無用武之地》,希望能證明些什麼,或是紀念些什麼。

從義大利回到台灣後,李亞已經換了第四個工作了,唯一沒有換的是她繼續寫著這部奇幻長篇小說,她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想寫。曾經在工作上點燃起來的熊熊烈火,果然很容易在原有的體制裡或習慣上被澆熄。我不知道是她忍耐力不夠,或是環境真的不好,總之,她就是這樣從一個地方跳到另一個地方。越是在現實中找不到可以貢獻熱情的目標,她創作的速度就越快。作家的誕生通常都是循著這樣的模式吧?

李亞終於完成了這本長篇小說,她決定改個書名叫《達貢城的英雄》(東村出版)。在尋找出版社的過程,她一直堅持著這本書的封面、插畫、人物造形要如何如何。我曾經和她交換自己出書的心得。我說我只管寫作交稿,對於出版的事情,包括封面美術和行銷都交給專業人士來處理。她說,也許是我自己並不清楚自己要什麼,所以只要能出版,甚至能暢銷就是我的最終目的了。她說,少出一本書沒有關係,出壞了一本書才更糟糕。然後她送了我一本關於書的設計的專業書籍。我想到了她說的那句話:「自愛成了唯一值得驕傲的情操。」後來,就沒再聽說這部小說要如何出版的消息了。

直到很久後的某一天,我們遇到了同樣是作家的出版人林宜澐,聊起他想要為台灣青少年讀者出版一些本土的小說,因為在大量翻譯小說壓境下,本土的青少年小說早已沒有喘息空間。他鼓勵我們父女檔共同為這個目標努力。他看了李亞的這部小說,不但立刻要出版,還鼓勵她繼續寫下一部曲。

希望這是本土奇幻小說的一段佳話。歷經很長的歲月,李亞總算出版了《達貢城的英雄》,而我也將有一本《魔神摸頭》於八月底出版。相信更多有天份的台灣作家,都在做這件事情,等待出版社來挖掘。

*文中李亞照片,由東村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