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韓良憶側寫──「良」好品質的「憶」念 文/許悔之(有鹿文化總經理兼總編輯)



直到今天為止,我還沒見過韓良憶的荷蘭夫婿約伯,但好像已經有些認識,這些年,他們共同的行跡、互動、約伯的攝影,都出現在良憶的書裡。

同時,朋友圈也流傳,沒見過約伯的人,到台南安平古堡海邊,看到的荷蘭、台灣男女塑像,簡直就是以約伯和良憶為範本而造的!約伯不是「荷蘭的船醫」,但約伯是良憶生活的伴侶、心之所繫。

每次在良憶臉書看到她做的食物、他們的旅行和生活,都感到興味盎然,好像缺氧的生活,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可以體會無所不在的「小確幸」。

有一回,我看到她臉書上提到,台灣友人送了她愛吃的肉乾品牌,良憶的雀躍和計算「存糧」可享受多久!差點讓我想以臉書私訊告訴她:「良憶,以後你們家的肉乾都算我的!」

在那樣形式的臉書文圖中,良憶喚起我們每個人小時候的記憶!遇到愛吃的東西,是痛快吃完呢?還是採「計畫經濟」、慢慢享用?

這真是一個問題!
我們長大了,有更大的為難與困惑。
幸福是猛火快炒呢?還是細火慢燉的好?

我和良憶認識很早,但又不太熟,反倒是她的姊姊良露和姊夫朱全斌,我比較常聚。

良憶是非常有福之人,姊姊良露那麼照顧她,她是個從未罹患「愛缺乏症候群」的人!她眼中所見、口中所吃、心中所想,盡是輕快的歡愉!她的書寫,是以總介於愉悅的行板與快板之間!像莫札特的音樂,很多音符,流動很快,但非常鼓舞人歡喜看世界的心!

這麼多年來,良憶旅居荷蘭,我們很難得見面,但她一本又一本的書,我幾乎沒漏讀過。

一年多前,我從臉書邀她見面,並向她約書。
她很阿沙力,當場就答應了。
我跟她說:「有鹿文化版稅比大公司低喔!」
又說:「但我們會全心全意,為她編一本不一樣的書。」

書稿的整理,長達一年!期間,我和同事想過二、三十個書名,但總是缺了什麼。最後,是良憶自己藉我們的磚引出她書名的玉。

只要不忘就好。

大家都很喜歡這個書名,所以,「只要不忘就好」正式成為良憶開春之書。這是台大外文系畢業的良憶最文青、最溫暖的一本書。

書中寫居遊、物件及其圍繞之思,寫母親與風衣,寫姊姊,也寫她年輕時當記者與港星張國榮偶然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種種載記,有如銘刻!像是或木或石的雕刻,有些時間流過的痕跡,卻變得益加不凡!

人生發生這、經過那的,良憶告訴了我們「只要不忘就好」的溫暖力量!冬天的時候,是良憶的父親韓時中伯父往生一年,我在良憶臉書上,看到她說,為她父親頌經。

良憶不算是佛教徒,我知道。

但我們在這個世界,藉著一些感覺、思惟、儀式,憶念過往,給即將到來的日子深深的祝福!

所以,「只要不忘就好」,也像是羅蘭巴特的「明室」,指向了我們做為有記憶的人,有良好品質的憶念啊!

難怪,良憶名為良憶呀。

「只要不忘就好」也就成為良憶書寫中絕無僅有的「無印良品風格」之作。淡淡的,很neat,非常友善,非常貼心。

當你讀過,也看了她夫婿約伯拍攝的照片,一定會覺得:人生,那麼值得活的!我應該很快就會見到約伯,良憶和他搬回台灣住了!

我也不必再跑去台南海邊,看清楚約伯的樣子。

但我很期待,以後多了時間,可以跟良憶他們多吃多聊多些混。

*文中韓良憶照片,由有鹿文化提供。


延伸閱讀

吃‧東‧西

流浪的味蕾

青春食堂

從巴黎到巴塞隆納,慢慢走

我的托斯卡尼度假屋

在鬱金香之國小住

廚房裡的音樂會

韓良憶的音樂廚房

只要不忘就好

寂寞芳心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