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就是勇敢,勇敢去嘗試,勇敢找到自己的路。 文/游姿穎



「我們既是出版社也是媒體,但也可以說兩者都不是,因為親子天下本身就是個混搭的存在。」今年是親子天下成立十週年,回顧這十年的足跡,從書籍、雜誌,到數位、影音、線上課程,甚至是策展、電商等,一步步走出傳統出版的窠臼,成為華文圈影響力最大的親子教養品牌與平台,一手拉拔品牌長大的執行長何琦瑜,無疑是親子天下在紙本式微與新媒體崛起的當下,能夠優雅轉身的重要推手。

財經記者出身,成為母親之後,職場、家庭兩頭燒,讓她萌生起離職休息的念頭,當時天下雜誌的發行人殷允芃卻給了她另一個選項,讓何琦瑜一腳踏進陌生的童書領域。「我當時沒有想太多,覺得做童書好像是一件很酷的事,也喜歡看圖文繪本,更重要的是那時人生重心也放在兩個孩子身上,就接下了開拓童書出版的任務。」2005年,當時的繪本出版已經百花齊放,大出版社如信誼、遠流、格林已經非常成熟,身為童書出版的後進者,何琦瑜知道,她必須要找到一條不一樣的路。她發揮起記者的研究精神,花了半年時間從通路、作者、出版社、親子專家等等研究當時的童書市場,企圖在童書繪本百家爭鳴的時代下,找到自己的策略與定位。

最後她在茫茫書市中摸索出了兩個方向。「第一強化自製書,每一年要有50%的出版給本土作繪者,二是從中產階級父母讀者的需求出發。」當時的繪本市場有99%都是翻譯書,但她認為,唯有本土的創作,才有屬於自己島嶼的生活氣味,因為孩子是從生活情境裡去認識自己,再慢慢建構出自我認同。「頭五年我們的自製書被大家罵得很慘,覺得和國外相比不夠成熟,但我相信這件事是要靠時間累積成長,出版社能做的就是提供舞台,幫助更多作者有創作的機會,透過與讀者和市場的實際互動,慢慢學習成長。」

此外,她也觀察到呈現金字塔型的童書市場,中間有很大一塊比例是中產家庭的家長,他們對教育的需求與關注越來越大,卻不知該從何著手,而這些人就是她想要抓緊的目標族群(TA)。有了這兩個方向,就像點亮了兩盞燈,為親子天下未來的發展與轉型,有了不會迷航的指引。

即使鎖定了族群,但何琦瑜卻發現她沒有管道可以接觸並認識他們,讓她一度相當苦惱,尤其父母與老師這兩個客群,生活圈相對封閉,新知獲取來源也相對的少。所以她在2007年開始製作特刊,成為一扇能迅速連結讀者的窗口,反應出奇的好,於是2008年便創辦了《親子天下雜誌》,希望透過議題的策動與觀念的傳遞,解決讀者的需求。

「那個時候發生了金融海嘯,很多人都認為平面媒體快走到盡頭,質疑我居然還要想辦雜誌,不過我知道我做的不只是一本雜誌,我只是想和我的TA溝通、對話,而當時最有效、方便的工具就是雜誌。」好奇著問她,假設換作是網路時代的現在,是否當初就不會選擇做雜誌?她毫不猶豫的回答:是。「因為親子天下不只是依附在紙本上,我們擁有的是內容(content),所以不管載體如何改變,我們隨時都準備好跟著改變。」

這幾年出版與媒體環境遭遇極大的挑戰與困境,但親子天下卻能轉型得很快,最重要的原因,何琦瑜認為是「當初的定位對了」,她說,「紙本的消失或閱讀載具的改變,對我來說並不害怕,因為我們從來就不會把自己當成印刷廠,因為從創刊開始,我們就定位自己是知識的後援系統、方法的交流平台、情感的分享社群,平面出版只是完成這個目標的載具或產品之一。」同時因為自製書比例高,讓何琦瑜擁有很大的餘裕與資源,發展電子書、實體策展等,「擁有上游版權,讓我們面對多元載體和商務發展時,轉型的陣痛和衝擊較小。」

除了定位明確,另一方面何琦瑜也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聚焦在兒童親子領域,比起成人市場擁有更多伸展拳腳的空間。所以這幾年他們出版的類型不侷限在書本,像是結合出版與商品的大人的科學、小孩的科學,或是本土繪本作家賴馬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經營,和帶動潮流的maker party活動策展等,「我們一直以來就不單是在賣書,而是在傳遞觀念。」因為具有強大的媒體背景,讓親子天下在出版的路線上也擁有不一樣的立基點,雜誌就像是研發中心,透過採訪帶回來新的教育觀念與趨勢,再從讀者反饋與需求中,延伸出各類的商品,成為親子天下日益茁壯的養份。

回首這些年童書出版的歷程,無論是開創兒童橋梁書的風潮、成功培養出一批本土的創作者,或是將早期只有繪本與文學書的市場,擴展到科學、工具等非文學的讀本等,確實為台灣的童書出版帶來很大的改變。談到這幾年熱門的情緒管理書籍,親子天下出版的第一套書《我的感覺》,到今年暢銷的《薩提爾的對話練習》也都是關於情緒教育的主題,何琦瑜說,其實一直以來這類的書都很熱賣,不同的是,父母關注面向已從管教小孩漸漸變成處理自己與孩子的關係,並透過與孩子的相處,回溯自己的成長過程和重新觀看自己。就像現在他的小孩已經長大,但彼此卻能更能像是朋友般的交流、分享彼此的價值觀,同時傾聽他們生活的樣態,並試圖去了解、討論面對事情時不同的可能性。

在別人眼裡,何琦瑜是一個決策力十足、執行力強的實踐者,問到如何保持工作熱情,何琦瑜想了一下說,或許是因為自己對任何事物都充滿著好奇,「我不覺得我知道的所有事物都是對的,所以也常常打翻對事物的定位與想像。」正如同今年舉辦第五年的maker party,最初也是抱著玩樂的心情去嘗試,從拉不到廣告贊助、接到手軟的客訴抱怨,到現在已經成為公信力的活動品牌,她認為,很多事不用一次就作對,如果每年都有新鮮事可做,就會永遠保持熱情。「到了我這個年紀,每天都有學到新東西就很開心,就會感覺和世界還有了連結。」

十年一瞬,問她親子天下這10年累積了什麼?何琦瑜還是那一句「幸運」,幸運自己還能維持初衷,並且時時刻刻思考TA的需要。身為資深媒體及出版人,她也認為千萬不要輕看媒體的價值,更不要放棄,勇敢地去嘗試各種可能性,找到自己的路,因為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就是勇敢。「只要方向對了,慢慢走就能走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