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掌櫃取貨 小小店員 Happy Go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小配角哲學。 文/林欣婕



「獻出你的鮮血吧!」今年夏天,西門町的峨眉街上,峨嵋號捐血車的車身上出現兩位2D美少年,人類高中生封平瀾變身護理師,真身為羽翼蛇的妖魔奎薩爾則是化身為邪魅的吸血鬼,呼籲大家獻上熱血。歷史悠久的老捐血車變得華麗唯美,吸引大批「妖館粉」前來朝聖。 捐血車上的封平瀾與奎薩爾,是作品總銷量超過40萬冊的輕小說作家藍旗左衽筆下的兩位男主角。歷經了將近四年的持續出版,企劃為13集的《妖怪公館的新房客》,描述平凡的高中生封平瀾,誤打誤撞解開了神祕封印、與六隻妖魔展開熱鬧的同居生活。

高銷量又搞跨界 髒髒人成文壇新勢力

從《蝠星東來》系列到《妖怪公館的新房客》,自稱「誤人子弟髒髒人」,輕小說作家藍旗左衽的作品,已經陪著台灣與大馬的青少年們走過11個年頭。隨著《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的熱賣,帶出與女僕咖啡廳、自製廣播劇,還有捐血車等跨界合作,為藍旗左衽在輕小說界立下「萌主」地位,成為2018年的文壇耀眼新勢力。 一向低調、埋頭創作的藍旗左衽,在簽書會上總是Cos示人(註1),選擇以書中的角色現身,一是希望帶給粉絲們驚喜,二是能為了保持一貫的低調作風,為創作世界與日常之間劃下一道線,互不打擾。 卸下Cos裝扮,穿著深灰色襯衫與黑長褲的藍旗左衽,比約定的時間提早來到咖啡廳。俐落的短髮,大圓形復古眼鏡,眼前的藍旗年輕靦腆,絲毫沒有出道11年的老練味道。明明本人氣質比較接近筆下善良無害的角色封平瀾,為什麼總愛Cos成冷魅的妖魔奎薩爾?藍旗笑著說:「就是因為本人沒有那樣的特質,才會想追求反差呀,想要成為帥帥的角色!」
談到創作,對藍旗來說,能創造出筆下各種呆萌討喜、迷人魅幻的角色,也是一種對於生活上反差的追求。「很多人會問我說,對於這些角色的靈感是不是有人物原型?其實沒有,我真實的生活其實很無聊的。」藍旗表示,某方面來說,創作就是為了填補生活上的無聊。
「如果有這樣一起出生入死、可以互講笑話的朋友應該很棒吧?」因為有了這樣的想法,各種角色與彼此之間的羈絆應運而生。「生活上,可能有朋友的一句話、一個動作,或一個表情,會帶給我靈感,但沒有一個人完全是哪個角色的原型。」於是,偌大的真實世界成了素材庫,藍旗用生活中細碎的吉光片羽,加入大量自己的奇想加以雕塑,打造出牽動上萬青少年心魂的奇幻次元。

寫小說當找樂子 課堂筆記成創作起點

藍旗的奇幻次元,最初是出現在國中學校的筆記本裡。在少年時期,受到了言情小說與日本動漫的滋養,藍旗回憶,當時全班至少有十個人投入創作。「上課不能偷看小說嘛,但是寫筆記本跟讀筆記本都不會被發現。」藍旗笑著說,小的時候只要不是唸書的事都很認真,一群人一起寫故事、交換故事,不亦樂乎。
國三與高中時期,為了應付升學考試,她放下自娛娛人的創作,淡忘了一陣子。直到大學即將畢業,眼看要出社會了,藍旗自問還有什麼夢想還沒開始,想起了當年筆記本上的人物與故事,決定重新提筆,即使大學已經常常用電腦寫報告了,但當時她就是無法面對電腦,書寫故事。於是藍旗用起「古法」,拿出筆記本一字一字開始寫起故事來,再一一打字騰上電腦。書桌前的藍旗重新回到國中時的創作情境,把故事一一放到「鮮鮮網」上連載,正式開始了創作生涯。
2007年開始線上連載,2009年出版第一本《魔法師的惡德契約》,大學時期只是希望最後為夢想衝一發的藍旗,不知不覺一本又一本地寫了下去,作品陪伴無數學子度過慘綠少年的歲月。
這過程對藍旗來說,是一段苦樂參半,卻充滿收穫的路。本來默默躺在筆記本裡、只跟身邊友人分享的故事,為藍旗帶來了粉絲與讀者,創作的路上不再孤獨,寫文也不再只是為了娛樂自己,在思考每一個橋段時,心中開始有了讀者,「這樣好笑嗎?」「人物立體嗎?」藍旗開始不斷鞭策自己的筆,作品日趨成熟。

走過退稿與倒社低潮 為讀者磨出流暢文筆

「原本的《蝠星東來》,藍旗是以第一人稱創作,主角太厭世、不討喜,其他人物也不夠立體,」與藍旗合作超過十年的高寶書版編五部副總編輯謝夢慈回憶起第一次看到《蝠星東來》的想法,當時直接與藍旗溝通重寫:「藍旗是位很願意參考建議,為了成就作品而做出調整的作者。」
改成第三人稱、重新塑造角色,重寫問世的《蝠星東來》,獲得市場歡迎。編輯謝夢慈對藍旗來說,除了是創作生涯上的夥伴,更是曾在低潮時期鼓勵她的重要貴人。
過去藍旗曾經面對出版社惡性倒閉,一度消沉沮喪。「與其一直為舊作品的版權傷心,你不如往前看,開始新的創作,」多虧謝夢慈當時的鼓勵,促使藍旗從耽美小說投入輕小說創作,才有了暢銷作品《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的誕生。
走過低潮,藍旗的創作生涯直轉而上。過去輕小說界,常被詬病作者難以兼顧文筆與暢銷元素,「如今,藍旗的文筆與書寫,在輕小說中算非常出色。」謝夢慈表示。流暢的文筆,與精心設計的人物與橋段,讓藍旗在輕小說領域找到定位。
不斷有新讀者加入,但也得目送舊人離開。藍旗的學院奇幻搞笑風,廣受青少年歡迎,但也常常要面對讀者隨著年齡漸長、漸行漸遠的感傷。「過去常有以前常來留言、簽書會總會出現的舊面孔,突然就消失了,」藍旗說,以前自己會想念讀者,覺得傷心。「現在覺得,可能他已經去忙別的事情了,非常感謝我的書能陪伴他的生命走過一段路,有一起走過就很好了。」藍旗笑道。

妖魔角色一席話 為讀者挽回友誼

讀者們的回饋,是讓她能一直寫下去的創作動能。「以前寫作最快樂的,就是國中的時候,寫到喜歡的橋段,自己邊寫邊笑到不行的時刻。」藍旗說,多年下來,常常面對截稿壓力,這樣自己寫到大笑的時刻少了,取而代之的,很多從讀者而來的溫暖,成了創作動力。
「像是有讀者跟我說,《妖館》裡的人物橋段,改變了他跟朋友的關係,」藍旗說,《妖館》主角封平瀾有一次收留了跟所有人敵對的海棠,讓妖魔室友們非常不悅,其中原型為雪貂的冬犽卻說:「就是因為平瀾這樣的個性,當初才會收留大家,既然我們喜歡、也受惠過他這樣的性格,沒道理遇到衝突就變討厭了。」冬犽的這段話,讓這位讀者意識到自己也正在用同樣的雙重標準,審視一位朋友,於是修復了兩人間的關係。
從來沒想到自己的作品能改變讀者人生,為藍旗帶來很大的動力。「其實不用說要做到改變人生,只要讀者看了我的小說後感受到快樂,我就很滿足了。」藍旗說,因為希望為生活帶了一些歡樂,就是自己的創作初衷。

小配角走跳人生路 感謝讀者共同走過

如果可以選擇,會希望成為自己筆下的哪個角色?藍旗沒有選任何要角,卻希望成為《妖館》中的小角色白理睿——一位沒有參加任何冒險與戰役,但卻熟知妖魔世界一切的普通人類。「因為我其實很俗辣,如果要像故事主角一樣,經歷這麼多痛苦或挑戰,可能會承受不了,」藍旗說,羨慕白理睿這樣可以知道所有故事,卻又一直處於安全位置的角色,接著笑著補充:「更重要的,是白理睿家裡很富有。」
選了一個從頭到尾沒有參戰,卻知道一切的角色,反應了藍旗的低調卻愛湊熱鬧性格,而這樣全知卻旁觀的存在,也正是一個作為「作者」的角色。藍旗已經透過她的創作,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喜歡的人生定位。
2018年已屆年底,有什麼話希望對讀者說?藍旗表示:「我要說,謝謝支持。」而「謝謝支持」這四個字,包含了三種情境。除了感謝新朋友願意入坑,也謝謝那些可能不會聽到這句「謝謝」、已經告別藍旗的讀者們,更要感謝一直以來不離不棄的死忠讀者們。 「不論是現在還是曾經,感謝大家,讓我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害羞靦腆的藍旗,這句話說得非常堅定。2019年,藍旗的願望仍是準時交稿,要用更多的好作品,向讀者傳達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