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網路書店

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facebook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人物動向/ 人物特寫

列表方式:

筆桿一甩,釣出魔術史上最傳奇對決


張國立最新長篇創作《金陵福》 寂暗舞台乍現人影,突然迸出一線火光,引眾聲喧譁,接著空手翻出鮮花,再一轉,花變鴿子躍出,掌聲四起,觀眾手還沒拍熱,高禮帽往上一扔,花鳥消失,黑衣人兩手一攤,什麼都沒有,倒是有了歡呼。無中生有,再讓有歸於無,正是魔術招數,六歲小男孩伙同玩伴挖地道,偷偷鑽進來,掀開神秘帆幕往裡頭一探,不尋常的瑰奇在眼前展開,就此迷住了,那是張國立記憶中的魔術起點。 一九六○、七○年的台北,很多馬戲團來台表演,沿著中山北路遊行到士林,老老少少追看小丑與大象,河邊的大帳篷藏躲奇幻,空中飛人和拋環表演歷久不衰,縱然彼時的演出現在看來可能破綻百出,但童年驚嘆擱在心裡亦是未曾褪色,況且當年鑽地道的男孩後來也成為文字的大魔術師--小說家。推理、奇幻、軍事、歷史無所不包,信手拈來都是題材,魔術小說醞釀在心中多年,因為一個名字的觸發而全面啟動。金陵福( Ching Ling Foo... more

陳淑瑤:把潮水帶回家養魚


寶藍色的海面亮著金沙流光,靜謐中帶點幽秘,好似專注凝視著什麼到某刻突然恍神,朦朧中見到的澤亮,隱約的幻影,島或沙洲,伏流還是伏光?陳淑瑤答,都是,也都不是,我們是不是可以讓它既是什麼,卻又不只是什麼? 收到《潮本》書的當晚,我把也算是書裡跳出的那隻小魚撈出來放在書封上,拍照做成電子賀卡傳給淑瑤,隔天收到她的回信:「你把潮水帶回家養魚了!收到第一張賀卡,今年總算沒有掛零。」想起書中的兩篇文章〈無〉和〈照片輸出〉,在這個手書卡片幾近絕跡的年頭,她感悟,「原來我們的卡片短缺的是想念,以及想念的對象,像一幅空洞沒有海岸和浪濤的海景,終究無以為繼。」讓我也忍不住拖出藏在書桌底下裝滿字條賀卡的紙盒,想知道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不再互寄卡片了呢? 陳淑瑤寫散文如養花草,不急,等點陽光,偶爾澆些水,抓抓小蟲,修枝剪葉耐心得很,或許隔日天一亮花苞就綻放了,也許有的種子要在泥土裡悶個三五年,它還... more

【娥蘇拉‧勒瑰恩】如何知曉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


幾年前我應邀到柏克萊大學演講,安德魯‧瓊斯(Andrew F. Jones)教授與台灣的研究生楊子樵,帶著我到舊金山灣的秘境散步。那是一處填海造陸所形成的小半島,被當地人暱稱為"bulb"。海邊住著一些「無家者」和藝術家,他們用撿來的材料搭建簡易房舍,並以廢棄物創作。我們看著和太平洋截然不同的水色,幾隻帶著金屬感的綠色蜂鳥在花叢穿梭,灘地上鷸鳥和?鳥成群覓食,冠鷿鵜悠然划水而過。突然間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我們順勢望去,一隻加州海獺游過眼前。在那一刻,我想起入口處有一個簡陋的石牌,用油漆寫著library,箭頭像是指向這片海灘,也像是指向大海。 瓊斯教授本身是研究中國與臺灣流行音樂的專家,談天中提到日前邀請了長期為客家歌手林生祥作詞的鍾永豐先生演講,當時帶他一起去見了一位小說家。這位小說家正是當代奇幻、科幻文學大家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後來直到我見到鍾永豐,才知道勒... more


第一頁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