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功能列

 
( 0 件)0 元
結帳
order18 Happy Go Ponta paypal LINE Pay

購物車

( 0 件)0 元
結帳

金石堂及銀行均不會請您操作ATM! 如接獲電話要求您前往ATM提款機,請不要聽從指示,以免受騙上當! (詳情)

怨氣撞鈴(卷一):食骨

內文試閱回商品介紹頁 >

向西走了不到十五分鐘,耳邊傳來嘩嘩水聲和嘈雜人聲,順著指示牌拐了兩次,眼前出現一條水流不算湍急的小河,河岸上是大片返青的草,一群小喇嘛在草地上打羽毛球,還有踢足球的,兩個年長的喇嘛赤足站在河裡,也不知忙活些什麼。
順著逆流的方向看過去,可以看到尕薩摩峽谷的入口,像一張巨大的嘴。
季棠棠向入口處走了幾步,還有不少遊人,拿著相機拍東拍西。
怎麼看都是一派和平氣象。
不過時候的確不早了,遊客們都是陸續出峽谷的,季棠棠說服自己壓下好奇心,明天再進峽谷。

回到旅館,他們已經在吃飯了,毛哥招呼她一起,季棠棠道了聲謝,過去挨著毛哥坐下,雞毛遞了副筷子給她,光頭幫她盛了飯,岳峰沒吭聲,自顧自埋頭吃飯,至於那兩個上海小姑娘,一左一右,都賞了個白眼給她。
季棠棠莫名其妙,好在也沒準備跟她們套交情,拈了幾筷子菜嚐過,偏頭問毛哥:「毛哥,這尕奈鎮上,有沒有個店老闆,叫『阿坤』的?」
毛哥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又把問題轉給雞毛:「有這人嗎?」
雞毛非常肯定地搖頭:「沒,這鎮子上長住的漢人一個巴掌都數得出來。」
季棠棠不死心:「好像是〇六年在這邊開店的。」
光頭潑她冷水:「那早了去了,我們也是〇八年才第一次過來的,妳打聽這個幹嘛啊?」
季棠棠支支吾吾的,敷衍說自己有個叔叔〇六年來這邊旅遊,認識個朋友叫阿坤,自己這趟過來,想幫叔叔帶個好。
飯後不久,天漸漸黑下來,偌大店裡只有這寥寥幾個人,都搬著凳子圍著火爐烤火聽音樂,季棠棠回房想再搜點資料,樓上無線訊號不好,網頁打開的速度非常卡,正等得心煩,手機又響了,還是凌曉婉家。
季棠棠按下了接聽鍵,訊號不好,她一邊「喂喂」,一邊打開門出來。
那頭響起的是凌家阿姨賠著小心的聲音。
凌家人追得這麼緊,季棠棠有點不高興,但又不好說什麼,只能耐著性子告訴她自己已經到了,明天才進尕薩摩,到時候再聯繫。
剛放下電話就聽到木製的樓梯被踩得吱呀吱呀的,往下看,是岳峰上來了,雖然下午有點不愉快,岳峰還是客氣的跟她打招呼:「一個人?下樓一起聊天吧。」
季棠棠搖頭:「忙活了一天,有點累了,想早點休息。」
「明天去哪兒?」
見季棠棠不明白,岳峰給她解釋剛有其他旅館的客人過來,想找人拼車明天一起去高原海子,這邊出車都是一口價,越多人拼車,均攤的車費就越便宜。
季棠棠語焉不詳,推說明天還有安排,衝著岳峰抱歉地笑了笑,道了晚安之後回房。
臨睡前,她從背包裡掏出一個塑料氣泡薄膜的包包,撕開透明膠帶,從裡頭取出一個風鈴。
風鈴的式樣很普通,古銅色,蓮葉形的鈴蓋,撞柱是各種不同形狀的古錢幣。
季棠棠把風鈴懸在床尾,黑暗中,她盯著風鈴的輪廓看了許久,才慢慢睡去。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