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字:

BN說明

焦點議題

選書推薦

話題推薦

即時排行榜

書的故事

  •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存骨房》讓法醫人類學家用骨駭研究告訴你!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存骨房》讓法醫人類學家用骨駭研究告訴你!

    是他殺、意外?自然死亡?甚至是被自殺?「人會說謊但骨頭不會。」2020年香港現役法醫人類學家李衍蒨帶來華文界的科普代表作《存骨房》,融合知識與文學調性,穿越時空重返懸疑現場,帶領讀者從人骨學、現代醫學及考古學的專業角度,分析各種「骨頭」謎團,抽絲剝繭一窺事件最終真相! 「存骨房」(the bone room)──是專門儲存法醫人類學專業養成所需、極為重要的骨骸資料室,法醫人類學家如何從腐化甚至是已完全骨頭化的遺骨上,判別死者的身份、死亡前的生活狀態?即使肉身證據已消失、被深埋於六呎之下,曾經發生過的事,只要透過白骨,都逃不出他們的火眼金睛。 對大眾而言,法醫和骨骸鑑定或許只出現在社會案件、考古研究、推理小說或歷史懸案中,歐美更是盛行將類似題材製作為電影或電視節目且大受歡迎,相對來說由於文化差異華人世界鮮少出現此題材,李衍蒨可說是華人社會中推動「法醫人類學」大眾化第一人! 李衍蒨以自身豐富的法醫工作者背景,透過歷史與現代著名案件,深入淺出介紹各種法醫人類學知識,包括骨骸與dna鑑定、屍體分解進程、重金屬中毒、身分比對、衣物風格分析等,走進她的《存骨房》,打開一個一個無名者的故事,從專業角度一步步解開謎團。找出真相,雖無法起死回生,但法醫人類學家能運用其專業成為家屬及死者的橋樑,能讓無名逝者的聲音被聽見,賦予骨頭應有的人性,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亦提供大眾從另一種角度的觀點理解生死世界。 如書中「鐵達尼號與鬼船:揭開水中腐化迷思」章節內容,以船難和媒體報導的鬼船事件為例,探討屍體在水裡如何會腐化到白骨的階段;從最基礎的一般屍體腐化的過程。有關屍體腐化的程序可嚴格的分為七個階段。這是一個非常概括的分法,不同學者會有不同的分段方法。而這些特徵在屍體上出現的速度會按照四周的環境因素而有所不同: 一.死者膚色變白(pallor mortis/postmortem palness) 二.屍斑出現(livor mortis) 三.體溫下降(algor mortis) 四.屍體僵硬(rigor mortis) 五.內組織腐化(putrefaction) 六.屍體腐化 (decomposition) 七.骨頭化(skeletonization) 由於腐化速度多變,研究其受影響的變因可以幫助執法人員盡快斷定死者的死亡時間(postmortem interval)──從死者死亡的那一刻到屍體被發現的時間。而法醫一般會接手處理的為前五個階段,而法醫人類學家參與的主要是階段六及七。屍體腐化的多樣性一般都是於第五及第六個階段時發生變化。其多樣性及多變化往往令專業人士,例如執法單位、法醫師都有所卻步。屍體腐化(decomposition)主要由「自我消化」(autolysis / self-digestion)及「內組織腐化」(putrefaction)兩個過程組成。 屍體腐化速度的快慢取決於周遭空氣的溫度及氧氣度!如果在一個潮濕而溫度高的地方(視乎環境的組合),有不同的案例指出屍體可以於兩星期內完全變成骨頭,甚至有極端案例發生於極度潮濕的地方,使各類型的昆蟲有機會接觸屍體,屍體於三天內完全腐化成骨頭。在正常的情況,一般只需要十二至十八個月的時間就可以讓屍體腐化成依然帶著肌腱地半骨頭化狀態;約三至五年,屍體則可變成「乾淨」的一整副骨頭。假設一個人死後被棄屍於水中,屍體會先由頭至腳於十二小時內僵硬起來,並會於棄屍後的二十四小時內再由腳到頭回軟。當屍體放在水裡,無疑是減低了昆蟲接觸屍體的機率,但水裡有著自己的生態系統,有自己的「屍體狩獵者」。 著名船難「鐵達尼號」事件中一千五百名罹難者,經過屍體搜索過程(body recovery)可能會給我們一些頭緒,第一艘搜索船the mackay bennett 搜到共三百零六具屍體,另外兩艘船則搜到共二十具屍體。而一個月後,一艘船約於沉船位置的三百二十一公里外,找到一艘小船載著另外三具屍體。如在電影中看到,某些居於下層船艙的乘客可能因為逃離不及而被困在船裡面。可是,沉船後,有大量的氧氣透過水流帶入,因此屍體依然會腐化。不過,因為都死於海洋裡,相信我們依然會陸續找到相關的一些物件甚至骨骸。就看看大海打算什麼時候會把鐵達尼號餘下的部分送到我們手裡。 得不到一個答案,未知生死是一份精神上的折磨。李衍蒨從到訪很多戰後、曾經出現種族滅絕、屠殺等地區的訪談中,引述多個大屠殺生還者及家屬的觀點,他們都認為得到答案是一個里程碑,代表可以開始悼念、哀悼自己的親人,努力走下去。即使,答案未能如意,但至少能把心中那空洞的一塊填滿一點。

    所有的謀殺都只是圈中一環──布娃娃殺手系列翻轉大結局《遊戲終結》

    所有的謀殺都只是圈中一環──布娃娃殺手系列翻轉大結局《遊戲終結》

    越來越多的懸疑小說以神祕又疏離的開頭來營造懸念,讀者必須耐下性子跟著劇情走,才會知道其中的曲折。丹尼爾.柯爾則不然,他極為擅長讓讀者在翻開書的第一頁就迫不及待地想繼續翻下去。而在眾人矚目的「布娃娃殺手」系列完結篇中,他會帶給讀者什麼樣的驚喜呢? 沒錯! 最豪放不羈的全民英雄.沃夫警探即將霸氣回歸!!! 2016年以「一具屍體,六個被害人」如此聳動案件轟動全球懸疑推理迷的《布娃娃殺手》系列,將在今年二月國際書展推出最終章──《遊戲終結》。首部曲「布娃娃凶殺案」中亦正亦邪的英雄警探,在親自抓到凶手後,卻成為全英國警局的頭號通緝犯,展開了逃亡生涯。當讀者懷著興奮的心情打開二部曲《傀儡師殺手》,想知道這可惡又令人著迷的男人該怎麼躲避警方緝捕時,他竟如風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18個月後,他大搖大擺走進警局自首,態度囂張直接挑釁警局高層。 然而,這並不是全部的驚喜。眾所皆知,丹尼爾.柯爾總會以驚人的犯罪手法,一次次挑戰倫敦警察廳警探們的辦案能力。這次的受害者更是令讀者震驚──芬利,那個操著一口格拉斯哥口音的蘇格蘭硬漢,豪爽灑脫的資深警探,在跨年夜拋下深愛的妻子,飲彈身亡。這讓熟悉他的讀者們都坐不住了,此案是如同警方研判的自殺,抑或是另有隱情?沃夫又是得知了什麼內幕,才選擇自首投案,爭取重回第一線辦案現場? 在這麼精彩刺激的故事背後,作者丹尼爾.科爾是個怎麼樣的人呢?他自己總是笑稱,在該寫作的時候,編輯時常找不到人,此時此刻,他可能正在海上衝浪,或與朋友小酌同樂。他也有比較宅氣的一面,喜歡在自己熱愛的電影中尋找「彩蛋」。也因此,他為忠實讀者們準備了許多「驚喜」散落在書中各處,等著大家來發現。 丹尼爾.科爾憑藉著緊湊且出乎意料的劇情、充滿張力的人物,與其剖析人性黑暗的功力,再次挑戰讀者的閱讀味蕾。「布娃娃殺手」系列的書迷,《遊戲終結》絕對值得你期待!還沒讀過三部曲的朋友們,一起來享受這套絕無冷場的懸疑推理小說吧!

  • 她的故事,讓書店採購淚崩

    她的故事,讓書店採購淚崩

    那日,當我緩緩訴說某一本我們即將在二月出版的新書時,坐我對面,總顯得理性堅毅,也總能像細針般精準挑出我們新書盲點的書店採購,卻撲簌簌地眼淚一顆一顆的掉。    那一刻,我們都有點慌,趕忙遞面紙。我也深深吸一口氣,硬是把竄到喉嚨口的哽咽給嚥下去,心想總不能大夥兒哭成一團。 書店採購的淚止不住,她擦拭了,但淚又流下。    究竟是什麼內容讓閱書無數的書店採購潸然淚下?那是許慧貞的新書《最後抱他的人》。   / 在一堂作文課上,慧貞老師請孩子寫下悲傷的事。而阿傑一如以往,說自己寫不出來,於是,慧貞老師陪著他,問他:「你心裡有浮現出悲傷的事嗎?」 「爸爸打媽媽。」阿傑說。 慧貞老師一陣心驚,但故作鎮定:「好,就寫下來。」 但「爸」寫錯,「媽」寫錯,連「打」都寫個兩邊出頭。然而這時錯字已不是重點,慧貞老師問他:「然後呢?」 「然後我就保護媽媽。」 慧貞老師拍拍阿傑的頭:「後來呢?」 「後來媽媽就離開我了。」 「你真勇敢。」慧貞老師緊緊環抱阿傑一下,希望能將支持的力量傳遞給他。 阿傑倒抽一口氣,很緊繃的樣子,看來是很久沒人抱他了。 但憾事發生了……   原來阿傑的爸爸因為長期失業,決意燒炭自殺,但是在那之前,爸爸先用農藥灌死了阿傑。 這像是一把最尖銳無比的刀,直直地戳進慧貞老師。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淚也流不出。 而當新象協會的陳醫師問她:「妳還好嗎?」慧貞老師吶喊:「我很疑惑,我不知道到底這閱讀在推動什麼,我覺得他沒有愛上閱讀啊!而且,他還不就這麼走了……」 陳醫師拍拍慧貞老師:「其實,我們也並沒有要他們怎麼愛上閱讀。我們只是希望透過故事去陪伴他們。為了理解,為了尋求一個對話的空間。而且很重要的是,妳不覺得妳很有可能是最後抱他的那個人嗎?」 / 阿傑的逝去,給了慧貞老師最沉痛的體悟。她體悟到有太多太多的孩子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出身,但她身為公立學校的老師,卻是能給孩子陪伴、給孩子愛、給孩子溫暖,甚至能讓孩子翻轉人生的人。換言之,她能給這群孩子一個公平、正義的機會。她,是這群孩子的最後一道防線。 阿傑的故事──〈我可能是最後抱他的人〉影片,之前已讓好多人淚崩,有一位老師甚至影片都還沒看完,淚就流不停。而編輯我也是讀一次,眼眶就溼一次。慧貞老師給予孩子的,遠遠不只是閱讀,而是比閱讀更能讓人走在這荒涼?圮的人世間的力量,那是從不求回報的無私又真摯的疼惜、陪伴、接納與愛。 讓我們都告訴自己,我們其實都有能力做那個最後抱他的人。

    有些痛苦如衣帛

    有些痛苦如衣帛

    一段時間裡我勤勤地讀《心經》,那是我最接近佛義的時刻,但駑鈍如我僅僅是將經文當作漂亮的富詩意的散文來讀,讀見「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時,不知所謂地激動得要掉眼淚。我想寫字的人大體上有太多太沉繁的顛倒夢想,太悲傷莫名的罣礙形狀。後來我甚至將這句經文的梵文刺在了左右手臂上,但迄今彷彿也沒有真擺除了什麼六根煩惱。 崎雲和我不同,他是真心將身體將他的文字整副地投入佛的語言裡,讀他的詩若沒有幾撮了悟的慧根,還真真覺得難以觸碰。崎雲很年輕,個子清瘦,愛穿花樣飽滿的合身襯衫──幸好他的外貌不似詩一般苦澀多稜,還留有許多水仙臨鏡的塵世氣息──但這與他詩中偌多偌繁的佛道雙修的詞彙系統並不違逆,若是仔細地貼身地去讀,可以看見崎雲的詩裡藏著許多與塵泥同打滾的訊息,像一襲夏日印花圖樣的貼身袈裟。 他尤其以濃筆寫種種苦:病老之苦,求之不得的苦,無愛之苦,清貧與勞動的生活之苦……值得深究的是詩裡面並不索求太多的離苦得樂,亦無諄諄誘導之意(若有的話也就太不崎雲了),他的詩之所以充滿了生的力道,而非悟的枯索,是他用力地於每句詩行之中當下證苦、即苦、整個地浸泡在苦裡,使苦中有愛,而愛正恰恰足以消解一切苦厄── 痛在肩上,等待某種感動 等待水火交響在谷壑間 回到杏色的九月 使意念蒸騰若雲行 三萬六千神,皆願意為我 各留一道緩慢而深長的呼吸 使病充滿愛 使自己充滿自己〈歸元〉 苦也有分等級,輕度的苦是日常裡細細瑣瑣的小苦痛,例如抽菸的時候與自己對視(但我記得崎雲是不抽菸的,不抽菸而寫菸的年輕詩人還有林餘佐),煙霧和虛無的對證,牽動此身不再得的感嘆。但這類感嘆其實是相當青春的,唯有少年才擁有如此直截的心思,去詰問、逼視每分每秒消逝的涓滴年華── 熄滅的火光都往哪裡去 虛空隨時都在取消自己 甫從指間飄散的煙 揣摩靈魂的扭曲模樣 可能有些苦啊我知道 來自尚未被誰看見〈燃指〉 但崎雲確實有病──不只是〈當我側身在病〉中所言的病弱體軀,他深藏而難視的靈魂亦患有難治之症。像崎雲這樣敏感而內省、多慮而寡慾之人,彷彿是在墮落與悟道之間拿不定主意的修行僧,不斷地以鐵器鈍物錘打自身的精神性的肌肉,將一切思慮曝露在俗世的瀑布下,現實因此能夠輕易傷他但也無法傷他,因為他先一步地認識清楚了:此世此生的痛苦是無盡無際無法擺除的,故不如投身奔躍之,將自己投入在苦浪悲濤之間,藉此得證屬於詩的一切智── 總有讎敵需要愛 總有天機應在數算之外 想離開,只是觸目所及 盡是痛苦的大海〈垂憐〉 苦是精神的滋味 無糖的盆地,活生生地 個性的稜角在剝落,龐然之心的刺痛 使疲憊的虛空常擠壓〈對峙〉 屬於詩的智是什麼?我想對崎雲來說,那不過就是愛──唯有愛能使他坦然於自己的不安和疲憊,但當一個人擁有了愛、嚐過了愛的甜味,那苦便顯得更加惘惘地威脅在身側。當整本詩集來到最後的第六輯「我身心俱疲啊你啊你呢你呢」,崎雲一反先前五輯中的善忍耐觀自在,以連續十九首短詩組成的長組詩裡,他反覆地絕望地甚至接近黏膩地呼喊著苦啊苦啊苦啊──濃密壓抑之後的呼號翻滾格外有種活生生的肉體撞擊的爽快痛感,這也使得輯六成為整本詩集中我自己私心最喜歡的部分── 似乎有什麼要裂了 皮膚與肺臟,我的眉心 被風與水灌得滿滿地 像緊繃的關係被他人拉扯在手裡 有些痛苦如衣帛 要裂,要裂,要裂了 有些痛苦如衣帛,而另一些痛苦又像什麼呢?這個問題問觀音問道士或許都不對,也許有機會可以問問詩人,可以擁抱可以廝磨可以被充滿的痛苦,或許也就逼近某一種愛了。

新刊雜誌

會員專屬優惠


28